昨日是8.31七周月,特區公安為禁止市民悼念,無所不用其極,其中最荒謬的一幕:太子互不相識路人遭截停,然後被喝令五人排成一組。特區公安指他們違反「公衆地方四人以上公衆集會」(《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聲稱票控(罰款二千)並拘押四十八之説。被砌生豬肉者説:「咁都得,仲洗乜立二十三條」。很諷刺,毒娥同日説,「特區政府至今仍未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感到可惜及遺憾,但目前政府全副精力都放於防疫工作。」這真是睜開眼睛説謊話,應禁的,例如麻雀館、卡拉OK不禁,反之,「黃標」小型食肆日日受滋擾,變相趕絕。昨天公布感染武漢肺炎新個案中,四宗確診患者曾於三月二十四日在尖沙嘴RED MR唱K,成為「卡拉OK感染羣組」。看來稍遲亦有「麻雀館感染羣組」。特區政府防疫為名,抽水為實,旨在藉此機會鎮壓市民。

現凡稍有示威活動,情況必定十分慘烈,大量市民被捕是例牌。昨夜有捕者被打至滿面鮮血,有市民被搜身時遭羞辱(或雙手放頭,或跪下)。更荒謬者,路過在的士上唱「願榮光歸香港」的年輕男女,也被喝令向特區公安「道歉」,繼而被捕。特區公安憑甚麼要市民「道歉」?!上月三日已有一位市民遭無故截停,七個包圍他的特區公安不單粗言穢語辱罵,並要市民「逐個」道歉。此事被旁人錄下上載上網,特區公安才説前線人員「執法期間使用不當語言」,會作訓斥。聲稱訓斥而不作懲處是門面功夫,實際是縱容。也可想像,如果沒有被錄下放上網,這些特區公安還會獲得嘉許。特區公安是皇軍,港人是賤民。

特區公安要的,不外乎製造一種社會氣氛,令市民因恐懼而不敢公開悼念7.21、8.31及其他死傷者。但即係在疫情高峰,大部分人盡量少到公衆場合,仍有熱血年輕人冒雨現身旺角太子站,放下鮮花一束。特區公安沒有應付策略,只有「掃場」一招,破壞祭壇,掃走鮮花祭品。牠們心裡也知道不會令市民忘記事件,但「掃場」可作牠們集體情緒宣洩。當然,市民也有其他方法回敬,例如,昨晚太子警察體育遊樂會停車場及旺角東站先後被擲汽油彈。

事情的發展有兩部份:疫情和警暴,兩者是互相刺激的。疫情愈嚴重,特區政府愈多「防疫法例」,特區公安就多藉口施暴。可是,疫情總有完結的一天,除非港人死清光,否則一定會與特區政府及其走狗算賬。這筆賬不限於暴政底下的人命損失,也有暴政底下的經濟損失,多少打工仔面臨失業的徬徨,多少小企老闆面對破產的危機,全拜毒娥及衞生官僚無能,不顧港人死活所賜。我們要在瘟疫高峰保護自己,留下有用之身,待報仇雪恥之日。

毒娥的靠山是北京。後者也是藉著瘟疫肆虐全球,各國政府忙於處理本國疫情而未及追究責任。但正如上述所言,瘟疫不會永然休止,除非人類滅絕,剩下中國,否則災後必定向北京追討賠償。北京現在可以操控疫情數字,卻不可能操控疫情真相。所謂四月「復工」、「復課」是謊言。真相大白後,各國政府更卑視北京。或者,他們算賬的日子跟我們一樣。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