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考大家,今日香港嘅抗爭運動最常聽倒一句嘅口號係乜嘢?並唔係你地心中諗嘅「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而係響黃屍之間已猶如咒語一般嘅「不分化」。當日法國大革命羅蘭夫人被雅各賓黨送上斷頭台時曾大喊:「自由!自由!多少人假汝之名而行惡!」,而好遺憾,「不分化」響運動發展大半年後,亦成為咗飯民黃屍迫害異見者嘅手段。

由於有唔少關心抗爭運動嘅市民,都係比較後期先加入,佢地根本唔知道「不分化」嘅原意係點黎,所以我實在有責任響呢度為大家重新梳理歷史,搵番抗爭最初最真實嘅一面。

 

其實呢所謂「不分化不割席不篤灰」,係源自佔中失敗之後,開始有唔少本土激進派嘗試以武力抗爭方式找尋新路向,當中包括咗元朗屯門嘅「光復行動」、2016年農曆年初一嘅魚蛋革命,但由於當時嘅飯民堅持和理非路線,認為所有勇武抗爭嘅負累,所以先後多次召開記者會、發表聲明譴責呢啲暴力行為,並聲言與其割席。
當中陳偉業更不點名批評黃毓民響網台上聲援呢啲勇武抗爭,「令未成年青少年受到誤導而衝擊警方」,一時之間勇武派變成飯民喊打嘅過街老鼠,甚至日後連梁天琦、陳浩天等人被DQ,飯民亦完全表現出「事不關己」嘅割席態度,認為呢班人應該自己「執屎」,與人無尤。

 

之後就去到69大遊行晚上嘅衝擊立法會,亦牽起咗新一輪勇武抗爭嘅序幕。響民陣呼籲612三罷兼包圍立法會時,有三樣嘢係好令當時嘅抗爭者擔心:

1. 6月9日晚上群眾唔依從民陣指示解散,係超越所有人意料之外,令大家覺得唔應該有人去阻礙抗爭嘅自由發展;
2. 以佔中時期嘅Track Record,大台隨時可以成為搞散成場運動嘅禍根,一定唔可以令大台復闢;
3. 依飯民政客嘅和理非性格,必然會千方百計想同暴力抗爭者劃清界線,所以要諗辦法將佢地綁上呢部抗爭戰車;

於是早早響6月12日,網絡上就不停傳播一句新口號:

「不受傷、不被捕、不篤灰、不割席;相信群眾智慧」

而日後就係由呢句口號演變為「不分化、不篤灰、不割席,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嘅三不原則。所以基本上,成句口號都係針對主流飯民大台而來:

所謂不篤灰,就係當時飯民仲係好鍾意影低勇武抗爭者大頭,屈佢地係滲入示威群眾搞破壞嘅臥底,某而家跟緊燒山搵食嘅趙姓KOL仲公然話要報警拉哂所有勇武派,為咗保護義士,因而先會提出;

所謂不割席,就係為咗防止民陣、飯民政黨因為意志唔堅定,又再好似之前咁發聲明割席,因而要用不割席封咗佢地條後路;

至於不分化,則係由於當時以和理非KOL蕭若元、劉細良為首,不停鼓吹勇武無用之餘,仲會搞禍和理非檔攤;然後又開始提出佢地果套「和理非不合作運動」先係正途,妄想透過和平抗爭迫使政府讓步。為咗避免呢班和理非黃屍分化,所以先會提出「不分化」呢個口號,意思係:你班和理非鍾意點搞,勇武派唔會阻住你地,兄弟爬山各努力,但唔該你班和理非亦唔好對勇武抗爭指指點點同抹黑。

所以真正搞分化嘅,從來都係呢班和理非原教旨主義者。而最大證據就係,響成個六七月,根本就係由勇武派主導哂成個抗爭運動,每逢星期六日就打陣地戰,和理非最多只係輔助,勇武根本無需要搞咩分化。

但呢班根深蒂固嘅大台主義者,始終都無放棄過響勇武派手上搶奪話語權、重新建立大台嘅機會。其實佢地之前經已試過唔少次,包括劉細良無啦啦話唔應該再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做口號,怕會激嬲共產黨;蕭若元成日都話要成立「抗爭守則」同「割席宣言」限制勇武派行為,又話要將連登看待成抗爭者大台;

然後響呢班人鍥而不捨嘅努力之後,開始慢慢摸索倒一個成功嘅抹黑方程式:首先佢地會借住警察派臥底捕捉勇武抗爭者嘅機會,反過來老屈所有睇唔順眼嘅勇武抗爭者都係鬼──只係將被批評者打成係鬼,咁就唔在「不割席」之列啦,係咪?

甚至過去「大多數和理非應為少數勇武掩護」呢個慣例(唔係七一成班和理非企響立法會前面頂住班差佬為乜?就係等班勇武有時間撤退呀!),亦被劉細良歪曲成「勇武應該企響前頭保護和理非,而唔係為後者製造危險」,咁都講得出口……

當然,好多口號嘅原意被扭曲,亦唔可以單單怪罪於呢班賤人,香港人金魚級記憶、對歷史唔重視以及不及甚解容易被洗腦,亦比咗機會一班飯民大台KOL為所欲為咁操控歷史。
當「捉鬼」可以將篤灰合理化、「割席宣言」又突然可以將「核爆都唔割」呢個原則完全無效化,「不分化」自然亦等同於名存實亡。但點都估唔到嘅係,呢班大台黃屍KOL,竟然係無恥到掉番轉將「不分化」呢三個字,用黎打擊番不同意見者!

即係同你班蠢撚黃屍講,任何一場運動入面,當然係會有路線之爭,為咗爭拗邊樣有用邊樣無用,甚至係會互相指罵、嘲弄、鬥過你死我活──但你無論鍾唔鍾意都好,呢個就係民主嘅本質。

但分化呢,卻係講緊好多人唔選擇走去面對質疑堂堂正正以論點駁斥他人,反而用盡各種耳語、謠言,離間分化中傷原本就有共同目標、只係路線不同嘅異見者──聽落係咪好熟面口?咩人最鍾意話人係鬼、話人收共產黨錢、話人想破壞團結,但卻永遠無視異議者對自己嘅質疑?

無錯,就係今時今日呢班「黃標KOL」,同埋下面果班被洗腦嘅深黃傻粉。而好諷刺地,呢班真正嘅分化撚,反而就係最堂而皇之咁利用「不分化」三個字黎排除反對者、分化成場運動。呢個就好似共產黨點樣用「反革命」三個字黎清算果班唔聽話嘅革命份子一樣。歷史再次重覆,就係基於人類嘅愚昧同無知。

作者:無神論者的巴別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