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巧合往往令人驚訝。一九00年六月二十一日,慈禧太后以光緒名義(不是用她自己的)向英格蘭、美利堅、法蘭西、德意志、義大利、日本、俄國、奧匈帝國、西班牙、比利時、荷蘭等十一國宣戰。當時捕殺洋鬼子,清廷重重有賞:「殺一洋人賞五十兩,洋婦四十兩,洋孩三十兩。」兩個甲子後,中國輸出武漢肺炎,以上十二國無一倖免(奧匈帝國百年前已解體為奧地利、匈牙利)。洋人被殺數目何止當年義和團的區區數百(殺自家中國人的倒還多),單是一個意大利已逾萬人,而且還陸續上升。西太后泉下有知,自嘆不如習帝之外,還可能讃許:「今次仲唔乜仇都報晒。」

大清帝國敗給八國聯軍是近代史一次屈辱,更大的屈辱是戰敗賠償,史稱「庚子賠款」,總數為四億五千萬兩紋銀(「紋銀」:清朝貨幣單位,不要問我相當於今日多少港幣),分三十九年還清,本息共計近十億兩紋銀。當時的美國總統老羅斯福很大方,原本要賠償的逾三千萬兩都不要,錢改為拿去辦學,於是有了清華大學及公費留美學生,例如:胡適。習帝受業於清華(化學系,七五屆),當然熟悉這段歷史。

兩個甲子後,武漢肺炎禍延全球,死人無數外,還有來勢洶洶的經濟大蕭條,各國政府雞毛鴨血,處理不好可能倒台,當然要揪出元兇找數。曾在六十年前與中國開戰的印度率先發難。印度律師協會就武漢肺炎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申訴,指控中國政府隱瞞疫情資訊,導致全球瘟疫危機,為此向中國政府索償;另外,英國外交智庫亨利.積遜學會聲稱根據其調查,中國拖延公布疫情,違反國際防疫責任,令各國蒙受嚴重經濟損失,英國應向中方索償三千五百億英鎊。

以上都只不過是民間團體,吹水唔抹嘴,成不少了氣候。但美國海軍學院國際法中心主JAMES KRASKA教授一篇文章「中國須為新冠肺炎負上法律責任,索償可高達萬億元」(三月二十三日,見WAR ON ROCKS網站)卻值得留意,因為此文除指控北京隠瞞疫情罪狀外,還列出假如中國拒絕負責及賠償(作者很現實地承認極可能),華府有何對策。

JAMES KRASKA認為,美國及其他受害國家可將中國逐出世貿組織,褫奪其在聯合國系統內相關組織之主席地位。但他建議中最火爆的一點是削弱中國互聯網防火牆能力,令臺灣方面的訊息可以直入中國,令中共的腐敗情況在全國曝光。

一般讀者或會覺得此君對中國國情瞭解不深,才有此狂言。但我反而覺得文章有不少弦外之音,讓美國軍方自行解讀。廢了中國互聯網防火牆,中國政局會出現何種變化?美國軍方現在有沒有這樣的能力?簡單一句,若美方有此動作,已構成開戰的條件,文章沒説但暗示了。

現實情況是,大部分受害國家都想向中國索償,但哪個政府帶頭做是最大疑問。若組成聯軍的話,肯定不只八國,而且索償須以武力作後盾,否則只淪為口水戰。稍後美國總統大選,必定爭論美國因疫情導致大量死亡的政治責任,由醫療保險制度到特朗普本人的應變能力都受質疑。特朗普要連任,其中一條主線是清晰地指出中國的元兇責任,索償是這個命題的必然結論。

假如各國集體北京提出賠償要求,我們是否應稱為「第二次庚子賠款」?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