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是互聯網年代,各大政黨亦加緊在網上的宣傳,除了在候選人的FACEBOOK,INSTAGRAM,YOUTUBE,TWITTER上宣傳外,近年亦會加入了「網軍」在互聯網中作操作手法。其實「網軍」在香港選舉算得上是新鮮的名詞,因為「網軍」其實算是選舉中暗黑兵法的其中一部分。而在可見的將來,2020年的選舉中泛民主派和建制派中使用「網軍」作為操盤之用。

顧名思義,「網軍」就在網路上作戰的代表,以前高登有一句名言,叫做「少年,你太年輕了。你以為這個論壇上真的有那麼多人回覆你的帖子?其實都是我一個人回的,不然我再換個ID發同樣的話給你看。」其實網軍的操作可以用這句名言來解釋晒所有事件。

主要為某一個陣營用過百甚至過千媒體帳戶,發佈帖文去操作輿論或者在選戰上作「議題設定」的功能,從而令自己的陣營當選或令對方陣營落選做法。更進一步在民主國家中,用作鞏固自己的政權或作攻擊敵對政敵的用途。而「網軍」在台灣選舉中被各大陣營用得出神入化,其中以民進黨的「1450」部隊最為出名。不過在網上使用「網軍」一直被視為是「暗黑兵法」的一種,因此各大陣營即使有用亦不會公開承認。

而「網軍」實務操作,當然不是在連登打一句「支持23條」之後,用1000個帳戶就去推文就令網絡上的民意改變為支持23立法。在台灣有一些公關公司係專門去接網軍這類網路業配,其中亦以民進黨的「卡神楊蕙如」事件最為出名。他們需要根據當時的政治環境加上自己陣營的最終政治目標,從而去選擇一些議題操作和帶領網路上的輿情(台灣人叫呢類操作叫做帶風向)。

另一種方法,就是去收買「網紅」或自已培養網紅來增加支持度,最先和網紅合作衝支持度的首推台北市市長柯文哲,他曾經和台灣著名網紅「蔡阿嘎」「邰智源一日系列」合作,其中和邰智源合作的一日幕僚系列,在YOUTUBE上更加衝上一千萬的點擊,和更捧紅了現任台北市副發言人,有學姐之稱的「黃瀞瑩」。即使去到香港情況都是一樣,如果大家細心留意大家平時聽開的KOL突然之間立場有180度轉變,基本上有好大程度被人收買。

今年的立法會選舉,泛民主派以「35+」作議題設定去推動,而所有網軍亦以「35+」作為最純高的理想,只要是批評「35+」的KOL,都會被泛民主派網軍瘋狂洗版,抹黑,甚至只要一般網民批評「35+」,都會被連登帳戶以咒人「死全家」作回應。但有泛民陣營就「35+」為名,去漂白及抹黑同一陣營的候選人,而且更「隱惡揚善」「指鹿為馬」,這才是「網軍」最可惡的對方。

最著跡的是楊岳橋其實今年在議會多次失言,但在網軍的操作下,要求泛民主派的支持者不要在追究楊岳橋的言行,令楊岳橋可以繼續以泛民主派的頭面人物自居。其實市民對一眾政客作出批評實屬正常,但如果用網軍令反對他們的人受到「詛咒死全家」作招呼。這些操作方法如被我們這類從事政治人物的人看到,實在令人討厭。

而最近泛民在協調地區直選的名單,其中有一部分「連登帳戶」(我們不會把他們叫做人,因為隨時一個人有100個戶口),除了操作輿論要求選民不要投俾沒有參加初選候選人外,更甚的是提出以報名前初選決定一切,反對棄選制作操作手法。如果以這個方向實行初選,肯定對大黨和本身有知名度的候選人十分有利,因為素人未有充足的時間宣傳,初選就已經完結。2004年的梁國雄,2008年的黃毓民,2012/16的慢必,加上2016的劉小麗、朱凱迪和鄭松泰,基本上他們起步的民調極低,是要依賴大選中的選舉工程令他們的民調反彈。明顯地有人想借連登操作初選,令大黨和一些泛民大台的候選人可以透過初選迫退一些素人。之後再利用網軍去抹黑一些老泛民令他們輸掉初選,從而地區直選的名單可以以操作網軍帶領輿情的手法來決定候選人,這種唯我獨尊的操作網軍的手法,實在令人討厭。

從來有說,只要可以達到目的奪取權力所有卑鄙的手段都可以使用,操作網軍可以算是2020年各大國家大選中必要的手段,只有各位民眾要有獨立思考,做一個不受人惑的人,才可以在各大選舉中作出正確的選擇。

作者:LAK LAK

更新時間: 2020年4月8日(三)21:09
建立時間: 2020年4月8日(三)2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