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當勞侵

「東風吹,戰鼓擂,如今世上誰怕誰?」特朗普宣布,基於世衛在冠狀病毒擴散初期表現的親中態度及錯誤處理疫情令各國蒙受人命及經濟損失,決定暫停對世衞組織每年四億美元資助。這個宣布當然有後續。剛收到的消息是,兩名共和黨參議員將分別推出法案,要求華府制裁企圖隱瞞疫情的中國官員,並協助受疫情所害的人向中國索償。德州參議員克魯茲聲稱,有關法案要求華府凍結中國在美資產,撤銷簽證,以懲罰那些逼害醫護人員、記者及異見人士的中國官員。密蘇里州參議員霍利要求國務院成立工作小組調查北京隱瞞疫情,並剝奪中國的主權豁免權,協助受害人向中國索償。

特朗普切斷世衛資金來源的決定在美國國內受到嚴厲批評。批評也不一定是黨派之爭,也有其合理之處,例如中國可趁機填補美國的金主角色,事實上,付出每年四億美元完全在北京能力範圍之內,也樂意這樣做。如果特朗普不是魯莽行事的話,整個部署必然不只一招。跟著下來會發生甚麼事?我估計首先華府會釘死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及其他世衛高層,具體行動是揭發他們受賄及與北京勾結的證據,甚至要求他們交出任內與中國通訊紀錄,令譚德塞等人身敗名裂。

可是這也不夠。只要中國一日是世衞成員,它就可以利用各種手段影響及操控其他成員國,為所欲為,例如:長期將中華民國排除在外。美國與中國在這種問題上角力,對特朗普而言不化算,因為曠日持久,亦無勝算把握。徹底做法是另起爐灶,讓中華民國可以加入。

北京為擴張勢力,部署經年,打通大部份國際組織人脈關係,聯合國是重災區,人權委員會變成中國公關機構,其他屬下組織不是由中國代表把持,便是受其盟友控制。這些國際組織病入膏肓,不可能改變,美國亦無法踢走中國。不過,單是退出是消極做法,真正有殺傷力是將聯合國總部趕出紐約。

爐灶不能美國獨起。雖然各國民衆對中國大外宣、輸出劣質防疫用品、全球搜括防疫裝備極度反感(泰中推特大戰可見一斑),但在政府層面卻是另一回事:非洲諸國領導人見錢開眼,西歐諸國如法德等不欲捲入美中鬥爭旋渦,東南亞國家欲與中國保持經濟關係…美國現在可動員的盟友,唯有英國及日本等。不過,即使如此,這場仗特朗普仍然要打,因為這並非他能否連任的問題,而是關乎他本人生死存亡。他從政以來,樹敵為樂,誰敢保證連任失敗後,拜登不會聯同其他政敵清算他(當然以美國政治傳統,僅於法律方面)。

另一邊廂,習帝亦有同樣政治壓力。雖説強人獨裁,但在經濟大衰退底下,有誰敢保證不會引發政治危機。對美國表現軟弱,就會暴露強人的弱點。美中自貿易戰開始,至武漢肺炎成為全球瘟疫,逐漸演變成一場零和博弈,而且火頭處處,南中國海、臺灣海峽、世衛,當然還有香港。

執筆至此,美國《華爾街日報》引述美國國務院報告稱,中國正在進行小型核試。或者現在所有人都是焦土派。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