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70年代,在六七暴動後港共開始滲透到各大大專院校學生團體,孕育出一學生的愛國情操,部份學生演變成後來的「社會派」,知名的就有黎則奮、張文光、張炳良等,又有一部分是「自由派」,如何俊仁等,都站在愛中國的立場搞學運。

1982年中英談判開始,受中共統戰的影響下學界製造出支持回歸的聲音。在當年普遍不信任共產黨的情況下,「港獨」之聲不絕於耳,甚至有眾籌買島之說,學界卻反其道而行之大搞其「民主回歸」理論,既要民主、又要回歸。第一代民主回歸論者就有曾澍基、黎則奮、劉迺強等人,後來他們組織了政治團體「匯點」,高舉民主回歸論。1984年英中談判結果塵埃落定,普羅大眾為了尋找心靈上的支援,而在情感上渴望中國進步,「民主回歸論」因而大行其道。8964慘案翌年,另二政治團體太平山學會與民協合拼而成「港同盟」,是為民主黨的前身。

1991年前港督彭定康向立法局拋出了「九五政制方案」,提議九五年的立法局新增30個功能組別以代表九個不同職業界別,即所謂為「新九組」。當年的新晉立法局獨立議員劉慧卿提出把全港分為60個選區、以單議席單票制的方式選出60名立法會代表,是為「九五直選」。最後劉慧卿方案因支持「民主回歸」的匯點臨陣倒戈而以一票之差無法獲得通過,而對議案投下棄權票的匯點成員李華明、狄智遠和黃偉賢三人則於1994年隨著匯點與港同盟合拼而加入民主黨成為創黨會員。

這就是功能組別的前世今生,若非中共統戰手段的成功,也不可能製造出如此愛國的泛民主派,而民主黨就是一手促成現有功能組別存在的人。政治本來就是投誠與堅持之間的決擇,但泛民為了要掩飾其過,又想出了「加入建制改變建制」和「加入建制突顯制度荒謬」等說法蒙騙選民。95年立法局選舉後法律界吳藹儀、教育界張文光、社福界羅致光等人成功當選,取消功能組別的抗爭未見其效,席位卻自此代代相傳, 成為泛民的黨產之一,從此泛民就成為了建制之一部分。

一邏輯推論之所以為悖論,在於其似是而非與自相矛盾的特性。「加入建制改變建制」論調看似可行,其實這不但是個違反政治原則的行為,而且是一個永不可能證明為真(Soundness)的邏輯推論,而這本來就是個自相矛盾的說法。事實證明加入建制後最終只會變成建制,想當年雨革後不是有一部分人嚷著要加入警隊改變警隊嗎?九七後泛民陣營多方面透過行動演繹「加入建制去改變建制」的邏輯謬誤。2006年公民黨梁家傑參與特首選舉、2012年何俊仁參與特首選舉、2010年民主黨走入中聯辦後增加功能組別席位,結果多年來泛民議員在立法會碌碌無為,雙普選遙遙無期,市民卻不用透過他們的行為就能知道制度的荒謬。

從來打破制度者都必不是制度內部之人,法國大革命然之、辛亥革命亦然、甚至麥理浩改革亦然。泛民借選舉愚弄群眾已不是第一天發生之事,混淆是非、顛倒黑白,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治資本而阻礙香港民主進程,這次想要摧毀港人最後一次翻身機會,不管是立心不良還是政治愚蠢,都在扼殺港人求生的意志。

作者:石黑

更新時間: 2020年4月29日(三)22:43
建立時間: 2020年4月29日(三)2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