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何辜,成為虐打對象。連登網站昨晚(四月二十九日)流出一條虐兒影片,瞬間全城聲討。初步消息傳出,施虐者是警員,被虐小童為其六歲兒子。最令人疑惑的是,施虐者説了一句:「就係你呢啲人搞亂個社會!」小童又不是上街示威,何以能「搞亂社會」?這位警員/父親是否對示威者有敵意,將怒氣發洩在自己兒子身上?心理學家弗洛伊德研究人類心理自衛機制,發現其中一種為「轉移」(DISPLACEMENT)。簡單説,(男性)打工仔日間受盡老闆氣,因生計不能反抗,工作處無地方發洩的情緒,晚上便轉移到妻兒身上,施以暴力平𧗾心理。這是強者、弱者、更弱者的權力關係。聞説本案施虐者的妻子正在辦離婚手續,而妻兒被虐非始於今日。片段較早前因其他原因得以錄下,受害人託朋友在網上發放。我們有理由懷疑,事主(妻子)曾投訴而不受理。現在「有片有真相」,警方還能視若無睹嗎?

俄羅斯小説家托爾斯泰經典小説《安娜.卡列尼娜》開首一句是:「每個幸福家庭,幸福原因都相同;每個不幸福家庭,不幸福原因卻不一樣。」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但虐兒案中警察向幼兒的咆哮,卻是平時我們可以在示威場合中聽到,警員向示威者的訓斥。虐兒開始的時間正與雨傘革命相若。換言之,這個家庭的破裂是與整個社會政治環境掛鈎的。警員休班回家,但心態仍留在示威場合,視所有下一代(包括沒有上街的)為敵人。警方高層暗地𥚃也歡迎前線警員這種「常在戰場」的心理狀態,因為有利提高鎮壓效率。這又豈是「家暴」現象那麼簡單。

警暴與家暴的「有機結合」,是警員可以「教仔」的心態虐打被捕人士。難怪去年七月二十日,前《經濟日報》副社長石鏡泉是以「籐條教仔」比喻,煽動7.21元朗白衣恐襲。整場反修例運動引起的革命,北京、特區政府、藍絲是以「青年反叛,家長管教」的心態視之,從不反省年輕人參加社運背後的理性因素。至於那位虐兒的警員,大概也以為自己只是在「教仔」,並非家暴。

説來諷刺,我是上了年紀的人,心境並不年輕,知道不少成年人投身抗爭,相反,也有年輕人支持建制,但整體而言,這的確的是一場成年人VS年輕人的世代之爭。「幼而不孫弟,長而無述焉,老而不死,是為賊。」上一代人年輕時抗共不力,導致今日年輕人受苦,罪該萬死。今天香港世代撕裂情況史無前列,在以往社會動盪時亦未見。本港歷次暴動,多為階級(有錢VS無錢)、政治(左VS右)矛盾衝突,很少像歐美六十年代末期的世代之爭。可是,在今次運動中,耳聞目睹,不少十幾歲少年因參與社會運動而被逐出家庭,流落街頭,人倫崩潰,即使將來社會有幸復原,又有誰能修補這條裂痕,平復創傷。

客觀點看,我們的社會已陷入瘋狂狀態,作息如常只是表面現象,火山隨時爆發。前線警員患上嚴重心理病而不自知,當權者還覺得可藉此利用得益,維護極權。但只要想深一層,若是世代之爭,假以時日,最終勝利者必屬年輕人,難道當權者真的可以「萬壽無疆」。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