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到了如此荒謬的地方,何不由特區公安直接統治香港,省得大家浪費時間,繼續演一場爛戲。警務處助理處長陶輝(RUPERT DOVER)在清水灣碧水新村的橫行情況,該處村民啞忍多年,敢怒不敢言。本報記者到現場採訪,村民不敢接受採訪,只肯私下同記者呻幾句。不過,警界中的華洋矛盾,自港英時代已經存在已久,小時從長輩中聽到不少故事,聽説部分更牽涉人命。現在陶輝的料愈爆愈多,想必是特區公安中華員對「鬼頭」頗有怨言,放料給傳媒。身為資深傳媒工作者,我倒要為陶輝説幾句好話,與當年葛柏和韓森相比,這個「鬼頭」差得遠矣,官至助理處長還要靠老婆經營無牌民宿這樣的小買賣,想當年四大探長的排場,證明「鬼頭」只貪小便宜,不是大鱷。各位看倌,有時間不妨重温吳思遠一九七五年導演的《廉政風暴》,撫今追昔,方有完整的歷史觀。

《蘋果日報》爆完,又輪到《衆新聞》爆。後者今日凌晨零時報道,揭發陶輝涉嫌擁有一家電壓穩定器公司六成股份,可能未有按機制申報利益。《衆新聞》引述《警察通例》稱,總警司級或以上的警隊首長級人員(包括助理處長)須申報投資項目,包括持有公司股票及權益。《通例》中又列明,除非事先獲批准,否則警務人員不得在正常辦公時間以外,從事任何賺取報酬的外間工作,或接受任何受薪職位(秘撈?)。在這個問題上,我又力排衆議,有CONTRARIAN看法:一)若真有其事,證明特區公安人工偏低,連助理處長都要撈PART-TIME,那些賭債纏身,靠財仔渡日的散仔如何自處?!今年加薪+O.T.補水杯水車薪,還有一班十九泛民議員想阻頭阻勢,應該再加一次,加幅由特區公安自行制訂,毋須立法會説三道四;二)申報及審批之事,FORMALITY而已,事後BACKDATE番即可,沒啥大不了。

奇怪的是,如此雞毛蒜皮小事,特區政府又要勞師動衆,搞到公務員系統。昨晚(五月四日)政府地政總署網頁亂曬大龍,執筆之際,想FACT CHECK原地政總署署長陳松青最新去向,竟然不能進入該署網頁(用手機入到網頁,但署長一欄無名字)。偌大的一個特區政府,何必如此狼狽。稍有政治頭腦都知道,不惜一切保著陶輝,「鬼頭」一家反而永無寧日,狗仔隊日夜貼身服侍。若能輕描淡寫,處之泰然,一副「你吹我唔脹」,遠勝現在將陳松青急調到食物及衛生局做一個無厘頭「主任(衛生)特別職務」的愚蠢做法。查陳松青是D6高官,雖未至問責層級,但地政處牽涉利益甚多(可問地產商及新界原居民),為了保著一個D2的助理處長,值得嗎?

當然,從特區公安的角度,絕對值得。當前政治形勢,對任何一個公安動一條毛,都是挑戰整支武裝力量的威權。港人可想像,當三萬公安陀槍上街,那是多麼震撼的場面。特區公安絕對有能力發動一次軍事政變。陶輝這面旗不能倒下,否則特區公安就要動真格。

今天那些西貢區議員會有甚麼大龍鳳?不外乎到廉署報案。特區政府既然已經調走陳松青,一不做,二不休,將廉政專員也一併調到食衛局做主任。如果還有人再鬧,索性關掉廉署,反而一早廢了,養著班職員都是嘥米飯。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