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博明。(華爾街日報)

現任美國副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在五四運動一百零一年,於美國維珍尼亞州大學米拿中心,以普通話發表演説論「五四精神」,在香港引起哄動。從講話內容而言,新意不多,但講者並非在大學裡掙飯吃的蛋頭學者,發言也不是用英語。最重要的是,博明是現時華府對華政策的掌舵人,發言證明他對中國的認知不限於現實的地緣政治考慮,還有足夠的歷史感。後者是近年華府相關官員所缺乏的。

近期潮流興講歷史。香港中學教科書引用英國歷史學家史景遷(JONATHAN SPENCE)論鴉片戰爭,結果引來藍絲圍剿。史景遷並非鴉片戰爭專家,擅長説故事多於分析。至於所謂「滿清不應為禁煙與英國開戰」的觀點,毋需引用洋人,中國歷史學家蔣廷黻已有相同權威論述。至於五四運動,已故周策縱教授六十年前用英文撰寫的専著,至今無人超越。

説回博明,我與他有一面之緣。事緣九七年主權移交,全球注視香港,大量歐美記者到港採訪。我當時與美國《亞洲華爾街日報》記者較熟稔。博明那時剛入行受聘該報,即行內稱的CUB REPORTER,對香港一無所知,透過前輩聯絡我約見面。這是每個記者初到貴境必須做的:做些基本資料搜集,建立聯絡網。

那次見面我印象極深刻,原因有二:一)他的姓與香港首任總督砵典乍相同,而見面地方在中環砵典乍街附近,但我覺得問他是否與港督有血緣關係太唐突,問題只好放在心𥚃;二)他個子極小,似一個未發育中學生。

為何他的身型令我留下引象,因為後來他做了看來是不可能的事:因九一一恐襲事件,毅然脱離記者行列,以三十高齡加入海軍陸戰隊。以這樣的年紀,這樣的身型,非有個人的意志不可能做到。聞説他勉強通過艱巨的入伍體能測試後即體力不支,嘔吐大作。《亞洲華爾街日報》那邊的朋友告訴我,他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有參加前線戰鬥,而由於他學歷及知識水平較同袍高,軍中稱他為「智者」,凡有問題必問他。令他成為新聞人物的首宗事件是,傳媒大亨梅鐸收購《華爾街日報》,他在前線寫公開信給報紙董事局,呼籲不要賣給梅鐸。

他投筆從戎不只是因為九一一,也有在中國採訪時遇到的種種挫折,例如接觸法輪功信徒時遭中國公安毆打。他反對報紙接受梅鐸高價收購,其中一個原因大概是其親中立場,亦預料梅鐸必會干預編輯自主。另一位《亞洲華爾街日報》記者張彥(IAN JOHNSON)因其法輪功專題報道獲普立茲新聞獎,但他告訴我,報道出街後所有在華法輪功聯絡均被斷絕,做中國政治新聞不再可能。事實上,近年北京對外國駐華記者的監視和管制,較十多年前更要嚴厲。

博明現在貴為副國家安全事務顧問,昔日報館的舊同事在公開場合碰面,基於「國家安全」理由不能交談。他是否像美國國務院那些離地外交官僚,還是保留記者的觸覺?我們這些局外人難以推斷,但十多年前被羞辱的「實戰」經驗不可能令他對中國當權者有任何幻想。不要以為今日美中交惡純因特朗普,那是數十年來種下的業。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