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立法會內會會議大概會上演一埸肢體衝突大龍鳳,只可惜瘟疫未完結,特區政府以限聚令震懾市民,相信立法會外不會有羣衆聚集、聲援,否則大有去年反政府運動重啟之勢。泛民議員為九月立法會選舉爭取年輕選民支持,必定交足戲,另一邊廂,建制派在兩辦(港澳辦、中聯辦)在背後督師監軍,更不敢怠慢。未有「武鬥」,先有「文鬥」。先前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棄本會法律顧問專業意見不用,浪費公帑外聘余若海、孫靖乾,為李慧琼度身訂造法律理據,「處理內會緊急事務」。究竟有甚麽十萬火急事情,國歌法真的要立即實行?反正郭榮鏗主持內會主席選舉過程玩嘢玩足半年,天沒有塌下來,大家如常生活。還是前立法會主席黃宏發説得清楚,若梁君彥介入內會主席選舉,事情早就完結。問題是,大口狗不敢做刀手。

你揾外援,我何嘗又不可以揾外援。「衆籌」(其實何需「衆」,一人金主已足夠)之下,有戴啟思及陳文敏助陣,極速為郭榮鏗度身訂造法律理據。古希臘哲學有詭辯派(SOPHIST),只要金主出得起錢,任何事情正反兩面都拗得贏。假設兩邊律師團互換,同樣可以得出相同結論。難怪旁觀者如我變得犬儒,相信絕大部份律師都是見錢開眼。

暫時賽果是二(立會法律顧問+戴陳圑隊)比一(余孫團隊),泛民稍勝。泛民更可以振振有詞,九月選舉如果(泛民)35+,內會主席輪不到建制派獨攬。可是,細心一想,郭榮鏗所做的,泛民議員早就可以在議會大規模實行,何須等到今日。無他,選民心態改變,議員要保著份工就要與時並進。

香港到了水深火熱的地步,泛民仍不改機會主義者本色。簡單一句如「否決財政預算案」也要左閃右避,説共同政綱要有「彈性」。所謂「彈性」者,就是希望左右逢源,大小通吃。説穿了,議席及其薪酬才是真正重點,政治口號只是包裝。這十個月以來在前線衝鋒陷陣,以生命和前途作代價的年輕人會問,送了他們入議會之後,自己會否被出賣?即使政綱説得再動聽,也難保當選後「講過就算」,反正泛民,特別是民主黨有大量投票記錄作為「走數」證據。

今日或者泛民議員表現非常搏命,但選民一定要問,為何不在當選之初就如此?特別是那些資深的議員,在議事廳渾渾噩噩十多二十年仍毫無建樹。這些老屎窟早就應退位讓賢,讓路給後輩。因此,我不會視他們在去年中之後的表現為標準,因為這種改變不是發自內心。簡單直接的説,在老屎窟與素人之間,我必以後者作唯一選擇。

35+令人有太多憧憬,但如果35+個個都是黃碧雲、梁耀忠,那又會為立法會帶來甚麼改變?老屎窟心𥚃希望永續議席,素人要的是攬炒。這是整個「初選協調機制」的基本矛盾,遲早會表面化。執筆至此,網上瘋傳樂富連儂牆四人被四十多名藍絲暴徒毆打,甚至其中一名受害少女一度傳遭擄走,而特區公安到場反而將受害人作罪犯處理。六月將近,一股血腥味又再來襲。35+可以阻止這個暴力浪潮嗎?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