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近來常聽見 G.C. 重覆講「感恩」,今個星期,又來多趟。當澳洲、美國先後跑到七七八八,怕且都要暫寫一期軟課題權充,豈料巴黎警局 —— 當然是有規有矩的「警局」,而非無法無天的「公安」、「鏢館」—— 及時發出許可證,繼星期四 (7/5) 的德國之後,法國在下星期一 (11/5),亦成為自武漢肺炎爆發以來,《英、愛、法、德、意》五家當中,第二個復戰的西歐主要賽馬國度;碰巧今個週末,香港地星期六跑日馬,本欄延遲出稿,變相又多一份「賽前」,合時不過!鑑於法國其餘所有體育項目,都停頓至九月,情況類似北美,賽馬同樣變成 “THE ONLY GAME IN THEIR TOWN”,縱使閉門作賽,(1) 入場觀戰、用膳消費同 (2) 場外投注站 (PMU CAFÉ) 全線「零收益」,(3) 贊助金額亦暴趺,在無其他博彩競爭之下,電話、網上同越洋投注賽馬的收入,升幅相信仍會非常誇張,法國馬會當然慶幸都來不及。而在開鑼日,三個馬場的賽事,首輪已見逾千匹賽駒報名,隆尚更編排級際賽四料娛樂,當地的確「餓馬」已久!如是者,就算真正有馬跑,G.C. 都未必可一一介紹,豈有額外時間,像某類虛有其「火」,實情經常言不達意,「所謂」馬事認知,更絕對狗屁不通之地,黔驢技盡到要講「電腦跑馬」,立個爛榜自娛一番,甚至指名道姓 … 都未必有人理睬,連可悲都不如。下三流的彫蟲小技,反正留予下三流自己糾纏,本欄篇幅保貴,隆尚開鑼日,重點場次,深入拆局:

夏慤錦標 (PRIX D’HARCOURT, 二級賽) ~ 四歲以上,2000M

完全是「鐵膽」而「求腳」的格局。先有家姐 —— 前任日蝕草地馬后「卓莉大姐」(SISTERCHARLIE) —— 剛在美國復課,同母弟弟「素雅勝」(SOTTSASS) 亦不甘示弱,直接作四歲季度復出:要「仄」這匹去屆法國打吡 (一級賽) 盟主,用同樣是上屆的凱旋門大賽 (一級賽) 作指標,既簡單亦公道。當「樹林之靈」與 ENABLE 在前面單打獨鬥,此駒在直路亦一度有機會上前挑戰,最終守得住第三,贏「日本名駒」(JAPAN) 半乘,「魔術棒」(MAGICAL) 以及其他對手,再落後 6 個馬位或以上。轉到星期一,同場又有幾多匹可及「魔術棒」的程度?就算季度初出,假設有七成馬都應該夠贏,何況從日前法國馬會官網發表的晨課片段中所見,此駒在多維爾作最後試跑,紋風不動之間,已彈甩兩匹拍跳廐侶,備戰認真。尤以年長組別在今個馬季的賽程編排,跑罷今仗,下趟重賞又待何時,有機會就好把握,加上馬主彼德布蘭特的一副「品」,這席 W 並非「搏失就算數」,依然重要。連番在最高程度失手的法國二千堅尼 (一級賽) 亞軍「沙曼駿駒」(SHAMAN),上季尾開始回勇,在韋敦斯登錦標 (二級賽) 走入第二,今仗有同主馬「痴心情郎」(FOLAMOUR)、「素丹麗」(SOUDANIA) 負責開路,轉四歲仍望再進。無聲無息之間,已經連贏 7 場的灰色閹馬「世家利達」(SKALLETI),氣勢如虹,當中更包辦導勵錦標 + 羅馬大賽一口 法、意 GII 孖寶,五歲正值黃金期,且看能否予「素雅勝」威脅。相比之下,七歲馬「邁向巴黎」(WAY TO PARIS),去季只出了四趟,年紀大,講體力倒不如講笑,福伊錦標 (二級賽) 的一席第二,純粹神來之筆。上屆憑「佳耀雅」(GHAIYAATH) 奪標的高多芬陣營,今屆派出的「兆得勝」(SYRTIS),牌面弱得多,雖然場場非一即二,但最盡只曾於 GIII 程度角逐,以四歲馬的標準,出賽經驗亦太少。在今個 2020 年度,未停賽之前,已經在膠沙地 2戰 2捷,兼勝出三級賽的「乘夢來」(SIMONA),乃 G.C. 今仗憧憬的邊線份子:四歲馬女,居然跑過 11 次,基礎應該頗穩,近仗更屢見進幅,勢頭吸引。

 

 

 

楓丹白露錦標 (PRIX D’HARCOURT, 三級賽) ~ 三歲,1600M

來到三歲經典組別 —— 英愛都尚且未有得跑,法國先跑 —— 轉個頭、兩星期左右就上演堅尼,往年已經快刀斬亂麻,今年更甚,這些僅餘的預賽場合,自不然匹匹都枕戈待旦,操到火紅火綠,所以更要金睛火眼「吼到實」。上組勢孤力弱的高多芬陣營,轉落這組就完全相反,人強馬壯:與「步步友」、「傾力之城」、「巴基之星」等駒同父,源自剛身故名種「升萬度」(SHAMARDAL) 的不敗之師,3 戰 3 捷的「競技冠軍」(VICTOR LUDORUM),上季尾凱旋門日,及時在尚盧利加廸大賽 (一級賽) 晉身GI 頭馬,鍊歷較淺,型格、潛質卻絕不吃虧,下線更滿具阿加汗名下賽駒的血緣色彩,就算再增程,亦易如反掌。相形見拙,WERTHEIMER 陣營就算企圖用一對馬圍剿,亦未免以卵擊石,充其量只有「法文作家」(ECRIVAIN) 比較近磅。戰績亮麗的「天青石」(CELESTIN),有表現都只限於法國鄉鎮級馬場,未曾犯境巴黎半步;反而近況最理想的「必勝靈龍」(PISANELLO),趁未停賽之前,三月正由剛曾來港的彭國年 (TONY PICCONE) 執韁,勇奪聖格盧的總量錦標 (PRIX OMNIUM,表列賽),只消一場 W,英國馬報評分 (RPR) 就彈到上 106,進度令人側目。日藉馬主松島正昭 (MATSUSHIMA MASAAKI) 名下的「千軍亂馬」(HELTER SKELTER),上季中、後段,曾經有過三數場好表現,但在尚盧利加廸大賽 (一級賽) 轉交武豐過檔,乏善可陳,級數仍待考證,且看能否轉三歲、變一匹好馬。

 

 

 

*最新消息*

《一石激起千重浪》:北美修改配種條例,每年上限 140

 

東岸時間的星期四 (7/5) 午後,G.C. 原本準備交稿之際,北美馬圈居然彈出這則大新聞,幸可及時一併交代。說來倒不算新鮮,本欄在去年十二月,已提出過類似話題 (按此連結:https://maddog.myradio.hk/2019/12/22/horse/飛馬世界盃「縮水」-前途未卜/),相關這項對於國際育馬業界,影響舉足輕重的《美國馬會:育馬條例及血統列譜綱領 ~ 第十四章、第三節》(THE JOCKEY CLUB’S PRINCIPAL RULES AND REQUIREMENTS OF THE AMERICAN STUDBOOK – RULE 14C),自去年九月起,亦開始有風聲會修改;豈料不出半年,當局手起刀落,手法、條例演繹略有不同,仍然英明有嘉。將於 2021 年元旦起實施的新例訂明,為保育純種馬血緣,避免過份集中於個別支脈,引致嚴重失衡,由 2020 年後出生,出賽過後再退役生產的種馬開始,只要有子嗣在北美出賽,務必遵從每年在美國、加拿大以及波多黎各,不可與超過 140 匹母系相性的配種額上限 (BREEDING CAP),換言之,若然有第 141 匹或更多的子嗣,在同一年度誕生,該批子嗣,縱使在兩年之後適齡競逐,都會終身喪失在所有註冊北美馬場出賽的資格。

 

 

 

實在,根據 2019 單一年度的官方配種數據顯示,以北美為基地的云云名種當中,一對古古摩亞北美分部的鎮店寶:「明德頌」(MENDELSSHOHN) 以及三冠馬王「核證」(JUSTIFY),打種次數就誇張得最過份,連同穿梭澳紐服役,兩駒皆超過 250 次;至於其餘種氏,「武叔叔」與高達 241 匹母系配種,「金電駿」(BOLT D’ORO)、「金錢幣」(GOLDENCENTS) 以及準種王「詭迷心竅」(INTO MISCHIEF),每匹都超過 200,而年內與超過 140 匹母系相性的種氏,亦多達 44 匹,情況當然遠超不健康的程度,目前終於起手撥亂反正,對國際馬壇,無疑是一趟徹底的 PARADIGM SHIFT —— 乾坤大挪移,至低限度,在運作層面上,與北美馬圈有緊密連繫的歐洲育馬者基金 (E.B.F.),預期亦會蕭規曹隨,有相應新例,在當地配合推行。

 

(Gallant Chief  10/5/2020)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