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特區公安昨天(五月十日)中午大鬧旺角MOKO新世紀廣場三樓美食廣場,「制服」一名小孩,以手強力按著伏在地下的小朋友頭部,名副其實的「人神共憤」。香港母親在母親節看到這樣的情景,情何以堪?一家人原本想在瘟疫過後,母親節這個温馨節日共敍天倫,到外面透一口氣,但特區公安連這個透氣位也不放過,在大商場施放胡椒球彈。射完胡椒球,連手抱嬰兒也要食彈狂喊,整個商場不用逛了。至晚上,一名居於旺角的母親打算和十二歲及十四歲女兒落街食宵夜,適值特區公安大圍捕市民,母女失散,尋回時,驚見兩個女兒已在特區公安封鎖線內,母親竭斯底里呼叫,「我哋出嚟食宵夜咋,點解要拉…女呀!唔好驚,媽媽喺度」,「我十二歲女有哮喘病㗎,日日都要聞氣」。特區公安置若罔聞之餘,還以強光照射母親。據説,所有被困封鎖線內的市民都干犯「非法集結」罪。

可憐天下父母心?也不一定。本報記者採訪時,又親身見到被捕少女,家長拒絕保釋,由非直系親屬的社工及律師協助保護。今天活在香港的小孩和年輕人是不幸的,得不到成年人的愛護之餘,甚至被加害。

還有,男特區公安攻入旺角洗衣街女公廁。記者在外面聽到呼叫聲及胡椒球發射聲音,女記者欲進入查看,不得其門而入。至凌晨二時,女廁解封,女記者進入現場,發現「異常」清潔,懷疑封鎖期間有人鎖毀證據,但仍發現其中一個廁格的扶手和地板上有疑似血跡,垃圾內有懷疑染血紙巾。另外,數十年輕市民站著面壁,雙手高舉等候搜身或拘捕的畫面重現。

對於我們這些新聞工作者,經歷近十個月的抗爭洗禮,似乎再沒有甚麼畫面令我們「震驚」,但昨天仍有一張相留下印象:一名特區公安以胡椒球槍在五尺距離之內直指拿著相機記者頭部,而且是TRIGGER FINGER,要是真的射了,記者會當場重傷,甚至死亡,但記者毫無懼色。有網民戲稱:THE CAMERA IS MIGHTIER THAN THE GUN。港人英語水平一流(用沙士比亞的典),也有幽默感。

久違了的大圍捕又出現。前線記者給我的解釋是,特區公安用違反限聚令罰款二千阻嚇不了市民。很多市民收到告票後都當垃圾拋進廢紙箱。罰款失效,唯有重施故技。不分青紅皂白,荒謬至單身一人也違反限聚令,政府事前講明,記者獲豁免,但仍有行家收到告票。如此「執法」,其實是在踐踏法律。再加上特區公安知法犯法,僭建、霸地、販毒…式式俱備,即使是近藍的市民也從心底視鄙視牠們。

至於鄺俊宇議員被特區公安拘捕時以膝頭壓頸受傷(從相片看似像流血),我倒沒有甚麼大感覺。這些月來有太多年輕人遭受較他嚴重得多的警暴。鄺議員被扣留在紅磡警署,至少有黃碧雲議員少有地深夜現身到場聲援(選舉近了!),可是其他無名無姓市民被捕,可以無原無故地失蹤。不過,打狗亦要看主人。美國關於香港的人權狀況報道月底出籠,此時仍有毆打民選議員事件發生,或許北京真的要「亮劍」。

五月二十日蔡英文總統發表就職演説、北京召開兩會、六四三十一周年、反修例一周年、七一…未來這段日子真刺激。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