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1月理大衝突中,校園正門陷入一片火海。(William Luk攝)

昨天(五月十二日)是香港末代港督的七十六歲生日。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他在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引用美國小説家傑克.倫敦的一首詩:I WOULD RATHER BE ASHES THAN DUST! I WOULD RATHER THAT MY SPARK SHALL BURN OUT IN A BRILLIANT BLAZE THAN IT SHALL BE STIFLED BY DRY-ROT。記得當時朋友間還討論如何繙譯成和原文同樣詩意的中文,結果最後「寧化飛灰,不作紅塵」勝出。再細心看這首詩,有很多焦土的意像,例如:BURN OUT。其實,肥彭在九七前已鼓勵港人攬炒。他很可能是第一個攬炒派。

炒樓王兼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早前去信民建聯李慧琼,「建議」立法會本月二十七日會議優先恢復《國歌法》二讀辯論。由立法會保安武力簇擁,泛民外圍揣擾之下登上內會主席台的李慧琼當然同意、配合。泛民上周五(五月八日)稍作大龍鳳,鼠王芬又煞有介事警告,泛民議員不要試圖透過肢體衝突阻擋《國歌法》。鼠王芬恐嚇港人,若立法會今屆會期內拉倒《國歌法》,由於它已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中央」可按《基本法》第十八條直接頒布。

首先,泛民本無議會抗爭意志,大龍鳳之所以出現,只因選舉近了,但上周五演出實在敷衍,要港豬收貨,還要加多幾錢肉緊。不過,無論如何演,也不會有肢體衝突,泛民議員身子虛弱(慢咇有版睇),未打先輸,兼且十分害怕有刑事紀錄被DQ,冇咗份工。鼠工芬的警告是言重了;其次,用到「直接頒布」霸王硬上弓,所謂「議會」連政治花瓶都不如。若有此一日,倒非壞事,那是北京先行攬炒,起碼不再令港豬再有幻想。

論者謂,議會、街頭、國際社會三條抗爭戰線不能偏廢。這是最理想的方案,只可惜完全離地,漠視現實。擺在眼前的測試:議會內的泛民議員會否在二十七日前號召羣衆到街頭,甚至立法會外圍抗議《國歌法》二讀?泛民為永續議席,從現在到九月六日立法會選舉須維持政治平衝:沒有街頭抗爭(如鄺俊宇被捕),年輕選民無投票意欲;羣衆運動超出泛民的控制,又怕北京反枱,最好走中庸路線,讓黃碧雲、梁耀忠這些永續(議席)派勝出。現實是,現在議會內無人想攬炒。素人想進入議會攬炒,早就在「協調」過程中篩走。所謂「議會抗爭戰線」本屬子虛烏有。真正抗爭的只有在街頭前仆後繼的年輕人。至於國際戰線,瘟疫期間各國自顧不暇,又有誰有興趣、時間聽港人訴苦?

如此説來,前景必然悲觀?倒也未必。評論港事,港人喜以主觀願望出發:我們應如何如何…但有沒有想過,香港處於國際衝突的風眼中,很多事情都不以我們主觀意志為轉移。近期的爭拗就有如小孩們在沙灘堆起沙堆,比拼誰的最美麗,正當爭辯最興高釆烈之際,一個大浪湧至,所有沙上建立的城堡都消失了。我們想攬炒,未必成事,但假如習帝或特朗普想攬炒,成功機會極高,而且從武漢肺炎瘟疫爆發以來的政治、經濟趨勢看,大國之間因貿易衝突、糧食短缺,矛盾日深,攬炒之局漸成。大亂之後有大治,新的國際秩序在大崩潰後才能建立。

標題説「攬炒吧」,略去的不是「香港」,而是「美國和中國」。港人能做的,就是促進他們攬炒。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