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姦是嚴重罪行,何況是發生在警署。去年八月墨西哥首都發生多宗警員強姦婦女案件,當局愛理不理,雖然沒有說受害人「抹黑」警方,散播謠言,但調查進度緩度,觸怒當地婦女,她們不是和理非,上街抗議之餘,大喊「警察是強姦犯」,最勇武的還放火燒了警署。

去年中反修例運動爆發後,不斷傳出有被捕人士遭虐打,甚至無故失蹤,而新屋嶺事件曝光後,更令市民醒覺到警暴之嚴重。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確認部分虐打年輕示威者個案,但肯定只是冰山一角。實際情況遠比想像中惡劣。不過,若説在警署內發生針對女示威者輪姦案(意味著是有組織行為),港人在情緒上是難以置信的。我們畢竟見證過皇家香港警察最輝煌的年代,曾幻想九七後特區警察保留丁點的人性良知。

慢慢地,從警察的日常行為證明指控的可信性:在拘捕行動中,警員公然以「信唔信捉你返去強姦」威嚇女示威者,也有性挑釁(上周日對學民思潮前發言人王子悦作出)。大量言語恐嚇説明,無論有沒有發生過荃灣警署輪姦案,前線警員毫無顧忌地表明認同有關行為。

警務處長鄧炳強在區議會上遭連番追問,終於露出馬腳。PK昨日(五月十三日)出席元朗區議會時聲稱,「呢件事已經攞完律政署嘅指示,應該係要拘捕呢名女子畀假口供,但由於佢潛逃咗,所以𠵱家係通緝」。現在原告變成被告。不知詳情的人,還以為是普通誣告案,但受害人曾到過醫院進行墮胎手術,有醫生作證及DNA證物,有到過警署就此事報案,並委托律師行作法律代表。PK未公布所謂「調查」及搜證過程,一口咬定事主報假案,完全沒有説服力,還將鑊卸給律政司。

受害人隨即透過律師代表反駁,指出「在二零二零年四月六日,律政司通知我的律師,指警方不會繼續調查並聲稱我的投訴與他們所得的證據不符。雖然我的律師作出有關要求,但他們未有提供證據的細節,所以我未能説服律政司我的説法是真的,亦未有機會反駁指稱我的説法與其他證據不符的言論。」

簡單來説,警方和律政司都要向公衆交代,受害人提供了甚麼證據,警方又從「調查」發現甚麼證據證明指控不實。當然,我們不是政治白痴,知道不是喊幾句口號,寫幾封信,就可以達至目的。要公開交代,強大公衆輿論壓力之外,還要有足夠的政治力量。此刻,後者欠奉,所以PK啋你地儍,你有你嘈,佢有佢講。

不過,從PK的説話,我們大致肯定:一)受害人(及其直屬親人)已離港,居住在較安全地方;二)她若回港,必遭拘捕。換言之,將會被滅聲。身在海外,有利於與施害者長期周旋,直至水落石出為止。而我堅信,紙包不著火。

此事另一奇怪之處是,婦女團體(包括所謂「進步」的)呢鋪全部隱形,平時口講的平權、尊重女性全是空話。還有,聲勢浩大,席捲全球的METOO運動完全起不了作用。我們要有足夠的政治壓力令特區政府回應受害人的指控,還是訴諸國際途徑,寄望歐美國家對這些違反人權罪行進行制裁。

執筆至此,報道説監警會報告最快明天公布。呵欠。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