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DSE歷史科必答題引起軒然大波,威力鉅大至傷害十四億人民感情和尊嚴,勞煩教育局史無前例譴責教評局,勞煩《大公》、《文滙》口誅筆伐,勞煩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在臉書批評香港教育有如「無掩雞籠」,勞煩《環球時報》指責考題引導學生做漢奸。奇怪雙辦(港澳辦、中聯辦)還未發長文批評,反應遲鈍。事緣昨天(五月十四日)中學文憑試卷一必答題是:「『一九零零至四五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你是否同意此説?」其參考資料包括日本法政大學校長的一篇文章,一九一二年黃興寫給日本政客信函,以及日本三井財閥借款予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的條款。看來未來幾天,考評局的有關職員將會成為箭靶。

香港網民對中國近代史知識從不匱乏,立即指出毛澤東一生起碼有八處公開感謝日本侵華。其實,考評局職員只要將考題改一改,引用毛主席的金句,附上講話原文,才問考生同意否,我敢擔保無人敢置喙半句。

類似問題在西方史學界也不少,但毋須驚動到政府官員嚴辭譴責。最經典例子是英國史學界怪傑A.J.P. TAYLOR。此公乃近代歐洲史翹楚,記性奇佳,且能言善辯,是第一代電視歷史節目講者。話説英國廣播公司邀請他以一小時時間評述拿破崙功過,但抵達電視台時,傳來蘇聯領導人史太林剛逝世消息,節目監製問他可否即時改題目,講史太林。他欣然答應,説來娓娓動聽,無需講稿,一小時不差分秒,而俄國史並非其專長!

此公在一九六一年出版《第二次世界大戰起源》一書,説出了沒有歐美歷史家敢作的警人之論:希特拉只是一個機會主義者,與一般歐洲投機政客無異。此説發表時,二戰結束僅十六年,無論在理性及感性上,經歷戰爭的英國民衆無法認同,他被同僚圍攻。不同的是,沒有英國人説他傷害人民感情,沒有官員要他道歉,沒有教育部門要處分他。圍攻僅限於學術辯論及筆戰,連人身攻擊也沒有。至今,在英國大學修讀二戰史,此書為必讀課本。

毛主席也是讀歷史的。「一篇讀罷頭飛雪,但記得斑斑點點,幾行陳跡。五帝三皇神聖事,騙了無涯過客。」研究歷史若依書直説,人云亦云,了無趣味,學生讀來昏昏欲睡,有爭議、不同觀點則醒神得多。況且所講「利」與「弊」是相對的,對共產黨有利的,對國民黨就不利。更有趣的是,中國人做事絕少顧及中國人整體利益。「禍兮福所依,福兮禍所伏」,讀歷史要有這種眼界,也就是文革時期人們經常掛在口邊的辯證法。

現在爭議的是兩種不同性質問題:是非對錯的應然問題、利弊得失的實然問題。考題問的是後者而非前者。不過,後者也帶來了另一個頗為尷尬的應然問題,中國人如何誘使日本及其他外國人侵華。例子是孫文。他在一九一四年寫給當時日本首相大隈重信的密函,其賣國程度超越較早前日人向袁世凱的二十一條(信件內容見彭澤周《近代中日關係研究論集》)。教科書是否也應談一談這筆賬,要學生齊來聲討國父。

千秋功罪,誰人曾與評説?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