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tion id=”attachment_111165″ align=”aligncenter” width=”1024″] 立法會昨日繼續上演內會鬧劇,泛民繼續做騷。(Alex Cheng攝)[/caption]

好夢正酣,但給噪音吵醒,當然不好受。昨天(五月十八日)立法會內會由梁君彥授權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強行「主持」,泛民議員中有人在主席台前竄擾,有人不動如山作壁上觀,有人拿著手機拍攝,有人撕爛議事規則,但沒有一個人真正進行議會抗爭,結果一如所料大部份被逐離場,持續逾半年的內會主持爭奪戰告終。看了這場鬧劇後,發35+白日夢的人會被吵醒嗎?

角逐連任的民主黨西九議員黃碧雲昨日表現進取。NOW新聞戲言她忽然「勇武」皆因被黨內反對票「激活」。我則認為她是被黨內大老劉慧卿一句「黃碧雲你做乜唔退選?」一句點醒。NOW新聞又戲言,近年有套「投票無用論」,今次可説是推翻了,證明「投票有用」,投反對票有用。戲言的潛台詞是,黃碧雲之流當選後又會故態復萌。不過,説「激活」是言重了,在「食蕉」人牆間「捐山窿」雖然好玩,但套用填海華一句:「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唔夠㗎」。

一如既往,泛民議員在立法會內的表現是一盤散沙,完全沒有協調。表面上,這好像是因為事前沒有沙盤推演,致臨場各自為戰。但十多二十年都是如此,問題肯定不會這麼簡單。第六屆立法會議員的任滿酬金是薪金百分之十五,總額約為六十七萬大元。九月選舉部分經費都是由此籌得,還有辦事處職員、議員助理的生計,一旦DQ,下屬陷入經濟困境,誰過意得去。因此,泛民的「抗爭」永遠點到即止。一盤散沙也是經過協調製造出來的幻象。事實上,泛民是相當齊心-保著份工。

年輕人不斷在商場送頭,到立法會外聲援泛民也會送頭,但起碼可以挫一下保皇黨的氣燄,何以泛民不肯動員?35+為此提供答案:街頭沒有抗爭,選舉無氣氛,年輕選民不會如去年底區議會般肉緊;街頭抗爭過激,隨時演變成亂局,中間選民不高興,選舉甚至可能被取消,也不是泛民樂見的。由現在至九月,必須保持平衡。若昨天號召羣衆到立法會,人數未必多,但此例一開,難保稍後會逐漸成氣候。噢,忽然想起,衝入立法會又快一周年了,我肯定今年特區公安一定駐重兵。簡單一句,中庸平衡,才可以維持35+的虛假希望。

五月二十七日或之前的《國歌法》二讀結果,大概可比照昨天情況,擾攘一番後通過,在今屆會期內三讀成為法例。明年如推二十三條,恐怕也是如此。35+能否阻止二十三條立法?以前有很多KOL説可以,甚至説否決財政預算案,但看到泛民老屎窟的表現,誰也不敢再説一句。泛民議員的真正AGENDA不是35+,因為他們心知這個不可能,即使成真,他們也不會攬炒。他們要的是永續議席,只可惜真正的攬炒派在北京,永續議席的夢也不一定能發下去。

如果再要發35+白日夢,泛民老屎窟就要讓路,給真正勇武派抬轎進入立法會。勇武派不是口頭説的,要經過嚴格體能測試,證明有相當武功根底,能與立法會「食蕉」一較高下。作家鍾偉民説得好,現在立法會需要的不是提問,而是葉問。我們需要的是葉問35+。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