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從何時開始,但凡到了立法會選舉,總會聽到「關鍵少數」一詞, 然後就會有一堆人含淚投票,推送泛民爭奪各區末席議員之位。

一六年新東補選時任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受端傳媒訪問時曾言:「若直選組別中建制派議員席次數多於泛民主派議員,他們一定會把議事規則全部改掉。」這是泛民老掉牙的拉票說法。事實是,早於二零一二年立法會就調查前行會成員林奮強賣樓事件進行休會辯論時,民主黨黃碧雲就投下棄權票,讓動議遭否決。把時間線再往前推,當一零年民主黨背信棄義走入中聯辦之時,「關鍵少數」之說早已失效,民主派再無代表「民主」的正統性。

隨著去年社運情勢推進與社會思潮變化,泛民一直想奪回群眾運動的領導地位,明知自己在直選穩操勝券,便把話題由關鍵少數轉為議會過半、由保住直選多數變成進攻功能組別,把群眾注意力轉移到九月後的立法會選舉,成功構築「大台」。惟泛民的進攻議會理論仍然擺脫不了塑造議會神話的本質,後知後覺想要搞議會抗爭,殊不知早已因為錯判形勢而失去和平爭取雙普選的機會,議會抗爭說頓成笑話。


日前立法會大會主席梁君彥出手保送李慧琼登上內委會主席,爾後政府宣布排期恢復《國歌法》二讀,議會外發生考評局的考題事件及港台打壓事件,港共政府一系列舉動正是要趁早剝奪議會權力的前奏,上至憲法和法律,下至公營機構,任意踐踏港人意志。35+能否成事其實難說,但議會功能蕩然無存,司法機關日漸赤化,港共依舊能以基本法第四十八條抗衡立法會,更何況就算成功奪取議席過半仍無助於爭取雙普選,這是泛民所不敢指出的事實。寄望選舉本來就是一件愚蠢之事,進攻議會更淪為垂死掙扎之舉,對社運抗爭或尋求外國支援皆於事無補。

與其苟活於遊戲規則之中,不如「攬炒」破釜沉舟:否定議會功能,集體不參選、投白票,讓建制派全佔立法會,同時繼續全民不合作運動,藉此完全否定政府的合法性,逼使政府解封功能組別。

投白票是一種反體制反現狀的無聲抗議,西方人稱為「Protest Vote」,即「抗議票」。世界從未出現過超過七成投票率但有其中逾六成為白票的選舉。既然泛民擁有龐大的國際關係鏈,多名政客均能成為美國國務院或聯合國的座上客,自然十分容易能對外解釋大規模投白票的意義,此種強烈的不信任政府的表態比起五區公投更能對世界宣示民意。

泛民戀棧權力,對上對抗港共無力,對下欺瞞群眾有方,既然不能面對失敗的風險,自然不會考慮這種釜底抽薪之法。于他們而言,與其不成功便成仁,不如欺世盜名活在當下,正是這種迂腐的精神在香港縈繞不散才造成今天民主羸弱的局面。大陸人服膺帝制思想,中共政權永遠不會倒下,港人也不可能等待中共滅亡的一天。要全面抗爭,就要摧毀議會神聖的光環,把議會變成可棄可守的抗爭棋子。

作者:石黑

35+的迷思(二):35+,然後呢?

35+的迷思:功能組別悖論

更新時間: 2020年5月21日(四)21:57
建立時間: 2020年5月21日(四)2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