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1日,共匪擬審《國安法》,近乎宣告「兩制」之死;星夜信達,全港聲討。但這與其說是反抗號角,不如說是絕望悲鳴,縱觀歷史,香港從來只是強權用於交易的棋子:從來沒有得到尊重,也從沒有決定命運的實力。

清末,這片被帝國遺忘的國土,被英國分三次拿走,用以滿足自身的利益;香港,你可曾有過半點話語權嗎?1945,日寇投降,共匪的東江縱隊控制香港,但它沒有接管香港的合法性,又不想交給國軍,於是與英國達成交易:共匪阻擋國軍南下,給時間英國接收香港,英國給共匪在港活動的便利;香港,又可曾有人問過你的想法嗎?

從那時起,共匪便有收復香港的實力,但它決定「長期打算,充分利用」,「拉英打美」,以期打破封鎖,連接世界;香港由此變得非常重要。統治香港的巨大利益,使英國樂於交易。1947年,共匪在英國同意下成立香港支部(新華社香港分社),大量滲透香港;1950年1月,英國在西方大國中率先承認共匪政權為中國唯一合法政權。

1967年,本土左翼試圖顛覆英國統治,不但觸犯英國利益,而且破壞了共匪中央的「利用」大計。在共匪中央默許下,英國人血腥鎮壓,上演了一場最精彩的勾結大戲。本土左翼或許至死也不知錯在哪裡。

香港騰飛,與其說是英國的精心經營,不如說是它與共匪精心交易下的副產品,所作所為說到底都是為了自己。當主權移交,利益不再,英國自然不會再理會前殖民地的生死,徒添自己的麻煩。

同樣地,共匪留給香港「自由」,也是為了自身利益。當共匪崛起,「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價值漸失,這份「自由」也就走到盡頭。共匪也從來沒有真正道義上的國際阻力,因為國際看待香港,從來就沒有尊重,只有利益!

實力才是尊重的基礎,才是抗爭成功的唯一籌碼。我們面對手握中港的超大極權,面對「一國一制」,應該怎樣做,亟待思量。香港人,認清自己,才有未來! 我係民國派 民國109年5月22日

作者:我係民國派

更新時間: 2020年5月23日(六)20:12
建立時間: 2020年5月23日(六)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