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武漢肺炎疫情,開始減卻或受控,從歐洲的德、法、愛,以至北美的肯塔基、加州及紐約,都遵照相關政府的按步復市法令,已經、或者即將重新作賽。不過,至截稿時段,仍存各種反覆,例如恢復不足 14 天的法國巴黎,疫情重新惡化,政府無奈要勒令,市內所有馬場,立即再度停賽,直至另行通告為止;諾曼第以及西南部,則未受影響。G.C. 日前在《馬場 USB》提及,法國馬會面前僅存的兩個選擇,高層亦第一時間應變,果然先將本週餘下的巴黎賽事,全部易地往位處諾曼第地區的多維爾 (DEAUVILLE) 再戰;如是者,本季首兩項香港都有意受注的法國經典:一、二千堅尼,稍後勢必跟隨,換言之,類似「還原」隆尚在一、兩年前大興土木時的安排,亦會改跑直路一哩。兜兜轉轉,海外各個主要賽事地區當中,最多口多舌、一味打咀炮的英國,反而最遲復戰,起碼到目前,仍只得馬會單方面講爭取「六.一」開跑,政府會否放行,仍未正式通知。總言之,目前依然滿目變數的境況底下,貫徹本欄作風,任何新賽程編排,都要等到有官府批文才斟酌 (按:「有」都可以反口覆舌,何況「無」?),以免混淆視聽。

 

 

星期二 (18/5) 法國聖格盧上演的監製錦標 (條件盃賽),與「容後再決」、「定富」等駒同主,週歲價折合後超過廿五萬美元的 #1「迷彩」(CAMOGIE,見圖),在巴米高袴下輕鬆取勝,WERTHEIMER 陣營自行培育,馬王「海都之星」加上凱旋門大賽 (一級賽) 冠軍「蘇林美亞」的首胎結晶品「海美雅」(SEAMIA),反而落第;同日賽後,政府因應疫情再惡化,下令巴黎市內所有馬場,第二度停賽,直至另行通告為止。
(PHOTO: JOUR DE GALOP)

 

提到復戰後的防疫措施,云云地區當中,美國的加州聖安烈達,可算最嚴謹:所有騎師,連在陣上角逐,都要配戴口罩之外,反正都閉門作賽,偌大一個本予入場馬迷使用的公眾停車場,暫被闢成臨時宿舍,仿傚日本做法,所有列陣騎手,都要先入內長期集宿,每週只准許於無賽事的星期一、二,離開馬場物業範圍一次,回家探親或處理個人事務,再出、入馬場均需詳細檢疫及登記,儘量營造隔離環境,確保騎手「零感染」而不影響賽事進行。至於起居飲食,這段期間,亦碰巧南加州所有影視製作停頓、餐廳停業,馬場管理又再「一家便宜兩家着」,聘用了專門出租片場、外景旅行車 (RV) 及安排膳食的公司 STAR WAGONS 權充。往常供予荷里活巨星休息的車櫃,目前就魚貫由片場開入馬場,食用更當然一流。所以今趟,每位騎師都可謂名正言順,天天享受星級款待;難怪就連在「公仔箱」評馬的的名將史提芬,都在霍士直播時段開玩笑,大喊「老襯」:目前正情商現役同儕,希望尚有名額加入集宿 —— 或者早知的話,遲少少才退休!

 

 

 

至於「慣性收視」佔去全北美投注額至少 25% 的紐約,上星期六 (16/5) 由州長科莫 (ANDREW CUOMO) 在每天記者例會中親自宣告,無需要等衛生數據「過齊七關」,由 6 月 1 日開始,馬場都可以閉門作賽 (WITHOUT FANS),紐約馬會 (NYRA) 隨即表示,貝蒙園拖延已久的 ’20 年度春夏賽季,六月首週末展開。濃縮到剩餘 23 個賽馬日的賽程表當中所見,要上演 40 項錦標賽,換言之每天至少跑一項,以趕及 7 月 12 日完成,隨即北上沙拉托加,開跑仲夏豪門賽季;計起來,其實只損失約一個月編排,可算不幸中之大幸。不過,雅基特馬場 (AQUEDUCT) 仍被徵用作臨時醫院,內設賭場,重開之日遙遙無期,平日的鉅額過戶補貼,現時分毫欠奉,全線賽事獎金插水,而且有幾項大賽,既無錢亦無期,被迫停跑一屆,難免是圈內基本的心理準備。至於最為各界關注的貝蒙錦標 (一級賽),亦終於由甚囂塵上,變成事實,紐約馬會在星期二 (19/5) 宣佈,會由三冠尾關變成頭關,安排在 6 月 20 日,縮程至泥地單彎道九化郎 (1800 米) 上演;因為先跑,此仗亦加入成為肯塔基打吡 (一級賽) 預賽系列 ~「加時」階段的計分關口,頭馬更獲高達 150 分,換言之保證《九月首週末》有一席正選位置,繼續開往邱吉爾園問鼎三冠。

 

 

紐約州長科莫 (ANDREW CUOMO) 星期六 (16/5) 在每朝早新聞發布會宣告,政府批准,馬場可以由 6 月 1 日重開,閉門作賽 (WITHOUT FANS) ,貝蒙園枕戈待旦。
(PHOTO: G.C. 現場截圖)

 

回顧貝蒙錦標的歷史,既非一開始就跑哩半,日期、場地亦隨年代變遷而改過幾次 (註#1);不過,如此非常的年份,G.C. 對以上安排,就好有意見,其實尚可高明一點。既然頭兩關:肯塔基打吡 (一級賽) 以及必利是錦標 (一級賽),目前都分別改於九月、十月初上演,換言之,肯定是由一屆《春季三冠》,變成起碼有三份之二的《秋季三冠》,三歲馬入秋後的部署,大概亦祗可二擇其一:(1) 專攻三冠餘下兩關、或者 (2) 在馬會金盃、奇勒讓賽等多項秋日的全齡重賞,挑戰年長對手,沒法同時兼顧。反正十一月初,還多出育馬者盃這只大怪獸,那何不將這項經典維持跑哩半,不過押後到感恩節,取道雅基特 (AQUEDUCT,註#2),與雪茄一哩賽 (一級賽) 同期上演?這樣一來,三關路程、次序都得以維持;二來,亦可予三歲馬多一場空檔「走盞」,跑完育馬者盃,都有三個禮拜回氣,應付尾關;比較「樂觀」少少的三來,假設疫情可以改善至一個程度,政府重新准許大型體育項目入場觀戰,無需閉門作賽,要論成數,十一月尾亦必定比六月底高;反之,現時趕著在夏天縮程跑,只等於將檔期相近的小飛俠錦標 (二級賽) 改名,意義不大。雖則說貝蒙先跑,暫時在未有其他體育項目競爭之下,電視轉播方面保持「獨市」(按:NBC 已經保證,當日在網絡主頻道,起碼直播三小時賽日實況),然後到卓華時、打吡,最後由必利是守尾門,以往連「美國法老」甚至「秘書處」都未可臻,不單三冠,而是三歲的《四冠王》偉業,今年就好像容易得多 —— 不過,場場都跑千九、二千左右,無一關上到哩半,價值必定大打折扣!

美國將士紀念日 (MEMORIAL DAY) 長週末 ~ 重點場口推介

這個傳統上代表夏日開始的假期,向來亦是北美馬圈的大檔期,昔日紐約跑都會一哩讓賽 (“MET MILE”) 幾近成慣例,今年遇著疫情肆虐過後,各大主要賽事中心,百「駿」待發,更添一重新意義,尤其西岸安排復戰之後,第級賽,在星期 (25/5) 壓軸,《三個一》,令人期待,事不宜遲,簡短分析:

蘇密加一哩錦標 (SHOEMAKER MILE, 三級賽),聖安烈達,三歲以上,草地 1600M

部署一波三折的上屆必利是錦標 (一級賽) 冠軍「意志大戰」(WAR OF WILL),終於可作 ’20 年首度復出,本身兩歲時,亦先在草地賽事嶄露頭角,馬好而路合;同時間,一如所料,白偉賢由東岸揮重兵犯境,前聖占姆仕宮盟主「不得假釋」(WITHOUT PAROLE),復季曾大敗於飛馬世界盃草地賽 (一級賽),似乎仍以千六最正宗,敗不足據;去屆四星大夫讓賽 (一級賽) 亞軍「狂牛」(RAGING BULL),則轉戰北美後,愈見入形入格。無論如何,這三匹爭標主力,有級數一回事,久疏戰陣乃今仗共同弱點,相比起「新穎股票」(NEXT SHARES)、祁斯的第二勢力「進軍福門」(MARCH TO THE ARCH),甚至在杜拜連番入位之後,再回防的「閃擊戰」(BLITZKRIEG),近況難免吃虧,跑過方見真章。

 

 

 

麥榮錦標 (MATT WINN STAKES, 三級賽),邱吉爾園,三歲,泥地 1700M

[肯塔基打吡預賽系列 ~ 加時階段,冠/ / / 殿四席得分:50/ 20/ 10/ 5]

鑑於目前,有幾多場「加時」預賽可以如期上演,就連邱吉爾園本身都未能肯定,繼續貫徹本欄作風,確定有排位才斟酌。上星期「片」文並茂介紹過,G.C. 還說著未有級際賽著落的 #10「萬勝飛」(MAXFIELD),今個星期立即有份出戰:重申一次,高多芬欲奪紅玫,這的確是自從「中國遊」(CHINA VISIT) 之後,逾廿年來最近磅一匹,甚至各位想想,假若無趟疫情延誤一下,照平常五月首週末開跑的慣例,此駒才傷癒復出,肯定趕不及,目前「等埋你先至鬥」,連「運」都先贏多一局。不過,由兩歲轉三歲,中間隔了半年有多,才再跑一場,級數再高,陣上經驗基本上都要視作從零開始,而且週六排檔比較吃虧,始終要到過了終點、兼且大勝一回,幕後才可鬆一口氣,再從長計議;況且目前預賽戰線拉闊,贏今仗、取 50 分,都不再擔保入圍,可能要在夏天搶多仗。#12「聯邦將軍」(MAJOR FED),打從處女程度,G.C. 已經在《馬場 USB》有片跟進,愈看愈似一匹 2020 年版本的「冰壺快道」,終有一仗石破天驚,問題是哪一仗。出道 2 戰 2 捷的 #2「氣壓傳動」(PNEUMATIC),近況、檔位都最理想,基本上未停過,但始終亦是級際賽新丁,有難度;反而再一匹連續四場未失三甲的 #11「配備率」(ATTACHMENT RATE),慣性中置後上,就算排外檔都未必太蝕,有機會搶分得手。

 

 

 

附注:

  1. 九化郎 (1800 米) 的途程,曾經在 1893, 94 年兩屆起用過;另外,直至 1921 年前,這項經典,亦有卅多屆,是利用曾經名誦一時、十一化郎 (2200 米) 的《魚勾跑道》(FISH-HOOK COURSE) 角逐。出乎大家意料,貝蒙園是當時全北美僅此一家跑順時針 / 右轉的馬場,毗鄰的一哩訓練跑道,卻是逆時針 / 左轉,亦與主跑圈相連相通。於是乎,賽駒便由訓練跑道的六化郎起點起步,兜大半個圈,再經過今日已變成馬房彎 (CLUBHOUSE TURN) 一部份的路口交界,「先轉左、再轉右」接回主跑圈,由觀眾席的右手邊衝返終點。有「王中王」之稱的「戰神」(MAN O’ WAR, 1920),以及生涯 15 戰 15 捷的「高靈」(COLIN),在 1908 年的一屆賽事,恰巧力挫「戰神」所屬的父系「公平競技」(FAIR PLAY),跑出家喻戶曉一役,皆在此段《魚勾跑道》上奪標。

  1. 由 1963 至 67 年間,貝蒙園進行大興土木,以及「復辟」中圈兩條草地跑道的工程,一系列重賞,都曾暫借雅基特馬場舉行五屆,包括貝蒙錦標在內。不過,因為圈長只九化郎 (與沙田相若),就由跑一圈,變成約 1 ¼ 圈;1964 年,當代最重要種王「北地舞人」(NORTHERN DANCER),在貝蒙錦標,被已故銀行家暨大馬主保羅美倫 (PAUL MELLON) 自行培育的「四合院」(QUADRANGLE) 擊敗,飲恨美國三冠,正是在雅基特,而非貝蒙園。

(紀錄片段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6qycfwwzfw )

(Gallant Chief 23/5/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