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人談政治是大忌,香港藝人談政治更是笑話百出,有幾個能像黃秋生這樣近乎政論家的水平(我敢説因為我審閲過他的專欄稿件),但他也移民臺灣了。至於那些為揾兩餐人仔的藍絲藝人撑警、撑政府言論當然無甚足觀。不過,貴為惠州政協的愛國藝人陳小春N年前一句「你搞我南海,我搞你加勒比海」倒是值得再提一下。以陳小春的學識,未必知道加勒比海的具體地理位置,即使知道,也不淸楚它的地緣政治意義。可是,這句話在今日《國安法》兵臨城下有其具體意思,就是美國有沒有足夠LEVERAGE阻止中國在國際舞台上橫行無忌,中國有沒有足夠實力反撃美國的經濟制裁。問題的答案直接影響香港人如何面對未來三個月的巨變。

南中國海不是中國的,加勒比海也不是美國的,可是,的確有人搞過加勒比海,令美國感到安全受威脅,那是一九六二年十月的古巴飛彈危機。俄羅斯的角度是,當時美國在土耳其部署能攻擊莫斯科的核彈,蘇俄還以顏色,在其附庸國古巴部署攻擊華盛頓核彈。甘迺迪總統感到空前危機,但不敢直接攻擊古巴,引致蘇俄反擊,最後選擇海禁。結果最後是赫魯曉夫BACK DOWN。這是二戰後第一場核子BRINKMANSHIP。

為何要翻這場歷史舊賬?原因是港人看自己這場反抗運動格局太少了,沒有分析到事態發展牽動國際地緣政治板塊這個重要角度。首先,極左強硬正是習近平上台後的總路線,今次強推《國安法》有其政治背景,但北京亦不會完全不作對美國反應的沙盤推演。估計北京的推算是西方陣營止於口頭譴責,正如三十一年六四事件之後,口説制裁,但英國首相馬卓安還是和李鵬握了手。

北京用自己的經驗去推算其他國家的政治本質:重實利多於理想/意識形態(列寧嘗言:若你買一條吊死資本家的繩,他們會爭著買給你),政客易受賄賂。制裁中國是七傷拳,只要挺過短暫制裁,西方國家還是要和中國做生意,買價廉物美的中國貨。再者,華府終止香港特殊地位,最受害的是港人,華府有這個決心嗎?

我不敢説北京一定錯,但他們看輕了美國作為全球唯一超級強國/世界警察這個角色。北京一連串動作,特朗普感到美國的領導角色受威脅,而香港很可能是這個威脅的駱駝上最後一根稻草。這個超級霸權並非僅是虛榮心,而是牽涉實際利益,例如美元霸權。美國不做世界警察,很多實際利益隨後會受挑戰。特朗普偏向ISOLATIONISM ,但這個道理他很瞭解。不做世界警察,如何顯出美國「偉大」?

我得承認,在香港問題上,美國的LEVERAGE並非最強。不過,這並不重要,臺灣那邊的LEVERAGE大到可以補飛。我看到一個相關性:北京愈打壓香港,華府與臺北愈FRIEND。我懷疑華府與臺北在很多問題上開始有直接協調,例如蔡英文暗示對港人「落閘」,是否可以推斷為華府終斷/暫緩香港特殊地位的預告?北京現在也不再提「和平統一」,特朗普在臺灣問題上加注碼,習近平跟不跟,注碼又是否足夠?

回到陳小春那一句。事實是,美國有能力搞南海,中國沒有能力搞加勒比海,即使卡斯特羅翻生都不能。讀者對這場BRINKMANSHIP日後勝負大概心裡有數。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