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五區公投十周年。十年前,當時的社民連三子黃毓民、梁國雄和陳偉業挾十一萬選票與公民黨聯手發動五區總辭,以變相公投方式凝聚民意爭取二零一二雙普選。惟民主黨老人司徒華帶頭杯葛補選,以致公投計劃失敗,爾後民主黨背棄民主走入中聯辦進行政改談判,功能組別從此千秋萬世。

十年後的今天,人大潛建基本法而立國安法,中共正式撕毀一國兩制,香港將步入吐蕃與東突的後塵,全城彌漫著恐怖氣氛,亦標誌著香港三十餘年民主運動的失敗,即將邁進香港獨立運動時期,未來數月港人必定會出現思想震盪期,回顧過去的錯誤與失敗就成為了繼續前進的必要過程。

五區公投的失敗乃香港民主進程的一大阻礙,其中引發的民主派內鬨造成至今本土派的邊緣化。但追源溯始,五區公投的失敗乃源於政黨的愚民和港人的不覺醒,亦是港人在民主路上多次失機的其中一次。

一九八三年中英談判之初李鵬飛率「青年才俊團」北上說服北京以主權換治權,被當時包括泛民在內的愛國人士譏為「走狗」,直至外相賀頓宣布放棄香港治權港人才如夢初醒,可惜為時已晚,香港回歸中國已成定局,這是香港人爭取民主的第一次失機。爾後民主回歸派正式抬頭,開啟了往後三十年的民主運動。

一個年代過去,一九九二年末任港督彭定康提出九五年的立法會新增三十個功能組別議席以代表九個社會不同的界別,是為「新九組」。時任新晉獨立議員劉慧卿提出全港分為六十個選區以單議席單票制方式選出六十名立法會議員,是為「九五直選」。可惜劉的方案因當時屬匯點成員的李華明、狄智遠和黃偉賢三人投下棄權票而以一票之差飲恨遭否決,這是港人第二次與普選擦身而過。一九九四年匯點與新同盟合拼而成現今的民主黨,當年投下棄權票的李狄黃三人依然得到選民支持而多次保有立法會議席。

又一個年代過去,由於泛民抗爭無力而激進勢力抬頭,議會內有激進勢力抬頭大搞議會抗爭打拉布,議會外有本土派光復行動驅趕水貨客,形成一股自稱為「進步民主派」、「勇武派」或「本土派」的社運勢力,孜孜不倦喚起群眾的進取抗爭意識,提醒中共的可怕可恨,惟當時泛民對議會及街頭抗爭行為不以為然,多次出聲明與年輕人割席,抹黑與批評不斷,泛民支持者亦隨之而敵視本土派,先後杯葛五區公投、魚蛋革命、反東北示威,其中一四雨革的和勇之爭為港人爭取民主的第三次失機。


歷史在笑。

歷史在笑香港人患有失憶症,永遠忘記歷史,配合媒體後知後覺地事後孔明,在抗爭路上的同志多為心灰意冷或身陷囹圄時才驟然夢醒,然後悔不當初。香港人因盲從和含淚投票而失去了陳巧文、梁天琦、黃毓民等人,甚至現在失去了和平、自由和那僅餘的卑微的自由。

二戰德國有所謂平庸之惡,因為無知或甘心順從極權政體而間接促成政治暴行的出現的人皆同樣有罪。香港人間接造成了那些被捕的、被自殺的和被酷刑的事實;香港人集體謀殺了周梓樂和陳彥林等人,假若沒有從前港人的迂腐和保守,也不會多次錯失民主,造成今天警權過大和全面赤化,殘害了一整代香港青年。

這是個沈痛的事實,但我們要認清事實、承認失敗、反思己過,才能在抗爭路上重新出發,奪回失去了等權利,為被捕者平反,為已逝去者尋冤昭雪。

作者:石黑

35+的迷思(二):35+,然後呢?

35+的迷思:功能組別悖論

更新時間: 2020年5月31日(日)21:54
建立時間: 2020年5月31日(日)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