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春夏之交,議會功能、司法獨立、和一國兩制在一夜之間名存實亡,是誰該為三十餘年民主運動的失敗負上全責?是我們。

我們總有幾樣改不掉的個性,這些個性卻造成香港民主運動徹底失敗。我們都喜歡站在道德高地批評眾生,把禮義廉視得比民主自由甚麼都重要。香港曾經出現八年的議會抗爭最輝煌時期,議會少數派為民主奔波勞碌,卻換來「暴力」和「惡劣」等批評。我們忙不迭譴責街上那些為未來的絕望而歇斯底里地呼叫的年輕人,與議會內外為民主奮鬥的人割蓆割席,甚至出聲明聲討他們的「暴力」行為,絲毫不理會他們的想法。直至議會功能被暴力閹割,我們才如夢初醒。

最難為了國王新衣中的那名勇敢的小孩。當有政黨背棄選民與中共密室談判的時候,我們選擇繼續含淚投票,甚至批評拆穿他們畫皮的人為「間諜」、「分化」、「共產黨最開心」,斥他們消耗民氣,破壞民主運動。

我們總是喜歡堅持一直以來那套迂腐守舊的信仰,不願作出絲毫改變,不敢相信年輕人看得更遠,把持了年輕人的未來,只信奉自己的那一套。直至千多位年輕人被捕、無數市民失蹤,枉死者不計其數,我們才願意相信軍警特治港的事實。

我們經常罵人瘋子,對政敵抹黑、詛咒不斷,謾罵群眾、互相攻訐,因一己之私怨而棄大義,一廂情願相信殺人政權最終能大徹大悟,一面又希望思想落伍的政客能跟上時代步伐。我們一開始不支持港獨,到現在欲騎劫港獨,永續大台、永續社運,像呂大樂口中的第二代香港人般永不言休、擅權好利,不肯為過去認錯,凡事諉過他人。

香港自八十年代初開啟民主進程,三十年後宣告徹底失敗,非英國不顧道義之錯,亦非中共極權專政之過,歸根究底是我們的民族特性使然,一次又一次錯過爭取民主的良機。

只有喪鐘之聲嬝嬝而來我們才驟然夢醒。

沒有人是獨島。

作者:石黑

民主沉思錄(一):回首過去,繼續向前

更新時間: 2020年6月1日(一)19:30
建立時間: 2020年6月1日(一)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