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三十而立」。港人紀念六四事件的維園燭光晚會進入第三十一年,的確應該「三十而立」。「立」是甚麼意思,國學專家不同解釋,我強作解人,理解為:思想成熟,不再依附別人,有獨立批判能力,以至人格獨立。昨晚維園燭光晚會出現了革命性改變。受限聚令限制,維園少了十萬點點燭光,但參加集會的年輕人叫喊了:「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口號。身為新聞工作者,在二零一四年前,我每年六四例必前往維園燭光晚會大台前排記者席作報道,很早得出結論,晚會只是行禮如儀的機械活動,叫喊了三十年的「建設民主中國」口號,但從沒有人真正探究過,若有此一日,應該行甚麼政治體制,例如:邦聯、聯邦,抑或中央集權。在二零二零年以前的維園燭光晚會,本質上只是主辦單位為選票、捐款而舉行的籌旗晚會。

大台喊「建設民主中國」,台下很少和應,而是喊「香港獨立,誰一出路」;大台唱「自由花」,台下唱「願榮光歸香港」。若在以前,主辦單位,特別是司徒華年代,必定指有人騎劫晚會,但時移世易,以往的晚會中堅分子今年避席,冒著非法集會和違反限聚令風險出席的年輕人很清楚自己的AGENDA,主辦單位基於種種原因不敢割蓆。從政治理論角度看,「建設民主中國」與「香港獨立」兩個口號並無必然矛盾,因為現代民主必然涵括言論自由,能夠容許討論「獨立」議題的制度才算稱得上「民主」。因此,六四燭光晚會本來就不應視叫喊「獨立」口號者為異端。

從現實政治角度看,一黨專制(無論是甚麽黨)結朿之日,必定是被壓逼的少數民族爭取獨立之時。蘇共倒台,加盟共和國紛紛脱離正是先例。今天飽受打壓的藏族、維吾爾族等若有言論自由,很難想像不會要求獨立。燭光晚會主辦單位不會幼稚到以為他們會接受「高度自治」的騙局吧。現在的政治打壓愈殘酷,將來的獨立呼聲愈高昂。

國際社會會怎樣看「獨立」這個議題?現實主義者當然會説,大國重利輕義,有誰會真的理會別國人權狀況,甚至支持民族自決。不過,地緣政治板塊移動,美中關係不斷惡化,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今天都發生了。華府親臺,算不算支持「臺獨」?當勞侵(Donald Trump)和美國國會又豈會忘記北京對少數民族問題特別敏感,在適當時候刺激一下北京。執筆之際,美國國務卿龐比奧(Mike Pompeo)又再出招,聽説是制裁中國企業。美中熱戰差不多到達臨界點。

主辦單位空談三十一年的「建設民主中國」,今天倒是有人嘗試去做。奇在此人不是王丹之流的海外民運人士,而是過氣足球名將郝海東。他和妻子前世界羽毛球冠軍葉釗穎昨日出席了爆(流料)王郭文貴的網上直播,支持「新中國聯邦」成立,並且力數中國惡行。當然,無論是郭文貴抑或是郝海東都不足以成事,但「聯邦」一詞起碼觸及「民主中國」的核心問題,是要「中央政府」,還是「聯邦政府」,邦與邦之間的關係如何…

燭光晚會主辦單位説過「薪火相傳」,但沒有真正實行過。但時代改變了,你不肯交捧,追不上時代之輪,年輕人就燃起火炬,自行前進。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