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是世界上最偓促的政黨。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軍國主義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中共卻早於八月十日和十一日之間下達命令各路中共軍隊要比國民軍更早更快強行對日受降,同時積極搶佔中國大東北地區。同時,因美方施壓,八月二十八日蔣介石與毛澤東和中共等人於延安洽談停戰協議。在國共兩黨協商期間的九月十日,中共軍隊突然進攻駐守山西上黨的第二戰區司令官閻錫山的部隊,導致閻部隊三萬人被纖、三萬人被俘,也逼使國民黨與中共簽下《雙十協議》,成為第二次國共內戰開序幕,也成為台灣變成華夏文明唯一之自由淨土的契機。

二十世紀五十、六十年代,在美蘇冷戰下民族主義和反殖民主義在世界各地相繼興起,踏入所謂的「搖擺的六十年代」(The Swinging Sixties),不同程度的學生運動和社會運動頻頻發生,三十多個非洲國家相繼獨立,自由、民主、平等和革命等思想席捲全球。

世界思想激盪傳到英國殖民地香港,一時在本土興起了一連串反殖民運動。一九六三年中文大學正式成立,帶來了第一次中文運動;六六年天星小輪加價抗議後來演變為騷動,更成為六七暴動的導火線。六七暴動之失敗讓港人開始厭棄左派,中共因此把統戰工作由明轉暗延伸到各高級學府,派出所謂「職業學生」對同學進行思想工作。

一九六六年大陸文化大革命爆發,各大專院校中的「國粹派」思想(緊跟國家步調)大行其道,並隨著文革的落幕而逐漸被「社會派」(以關心香港社會為主調)思想取締,在兩派之中又有強調自由的「自由派」,都站在愛國的立場搞學運。當時的學界在內有大大小小的學運充斥著「火紅年代」的七十年代,在外被左派學生佔據的學聯亦舉辦多年「中國週」活動,提供包吃包住的中國體驗營,國家領導人甚至親自接見香港學生,讓學生的愛國情緒一時提升到歷史最高點。

這一代人是無法扭轉思想的愛國者。

一九八四年中英談判結果塵埃落定,香港人由憤怒轉失望,繼而在情感上渴望中國變得開明,又覺得自己能夠帶領中國進步,「民主回歸論」就此成形,既要民主,又要回歸。一九八三年政論團體匯點成立,八四年匯點成員曾澍基在《民族主義、回歸與改革》一文就說「一部份人士對中共的恐懼亦不可能在中國變成更合理的社會制度後才會真正解除,香港的前途最終決定於中國的前途,民主的中國才是民主的香港的最佳保證。」這種論調就成為民主回歸理論的基礎。

君子可欺之以方。因為愛國,那一代人一廂情願希望中共會從良,由衷相信民主的歌聲終能感化中華,卻不知自己成為了被統戰的工具,也是多年來民主派成員立場飄搖的原因。

獨領風騷廿五年的民主回歸派究其量只是中共統戰的產物,卻讓香港整整浪費了廿五年的時光,溫吞迂腐的步伐多次斷送香港獲得民主的機會。

回顧和批評民主回歸論,就是一代人對香港的懺悔。

作者:石黑

民主沈思錄(二):香港民主的原罪 — 我們

民主沉思錄(一):回首過去,繼續向前

更新時間: 2020年6月8日(一)01:11
建立時間: 2020年6月8日(一)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