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歷史緣由,香港一直是亞洲地緣政治的角力點,由二戰後國共內戰、回歸前中英談判角力至現今的中美冷戰,香港皆處於暴風眼之中,例如六七暴動就是在中共四人幫、周恩來派系與港英之間的角力中出現。一九七六年文化大革命後中共出現路線分歧:一派是以毛欽點之接班人中央主席華國鋒為首的「兩個凡是」路線;另一派則是以鄧小平為首的「撥亂反正」路線。

本文不在此贅述中共那盤根錯節雜亂無章的政治派系鬥爭史,總之是次路線之爭為鄧小平派系勝出。一九八零年鄧派的胡耀邦晉身中共權力核心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一九八一年接替華國鋒擔任委員會主席,正式完成毛鄧兩派之權力交替。

一九七八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確立實施改革開放路線,加上胡趙的開明執政風氣促使八六年多個城市的學生打著「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權,反官僚,反腐敗」的旗號要求中共加速改革,史稱「八六學運」,並以八七年北京元旦遊行為終結,卻替之後胡耀邦被罷黜及八九年胡死後釀發的天安門事變埋下伏筆。

歷史的研究有所謂偶然性(Contingency)與必然性(Neccesity),我們不能每年忙著悼念六四而不知其出現的背後的歷史原因。既沒有鄧胡趙的撥亂反正路線,就沒有後來瘋狂的愛國學生運動;正是中南海於八六學運的曖昧回應促使香港一眾民主回歸派感性地認為中共終會面對群眾[註一],亦使左派於八九民運時靠錯邊而大跌眼鏡。

一九八九年是香港的牛鬼蛇神之年。

五月十一日北京學生宣告絕食,自此各地學生湧進北京支援運動。五月二十日中共宣告北京戒嚴,解放軍準備入城,五月二十一日,香港文匯報就刊登了全版「痛心疾首」四字。

五月二十三日,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刊登全版廣告大逆不道地要求時任總理李鵬撒回「五。一九」講話,並要求政府肯定六四為愛國學生運動。

五月二十四日,梁振英、曾鈺成、唐英年、梁愛詩、田北俊、梁錦松、李嘉誠、何鴻燊、鄭裕彤、李兆基、郭炳江、郭炳聯和成龍等人登報肯定北京學生的行動為愛國運動,並且要求政府立刻撤銷戒嚴令。

五月二十七日,民主派司徒華及李柱銘於跑馬地馬場舉辦民主歌聲獻中華活動,出席者包括汪明荃、鐘鎮濤、陳百強、曾志偉和Maria Cordero(肥媽)等人。

六月四日,新華社駐香港分社部分干部出聲明譴責北京,以致時任新華社社長許家囤被逼出走美國。同日上午,現任中國港區政協譚耀宗於當日的《城市論壇》表示「強烈譴責北京當局血腥鎮壓北京學生群眾」。

六月五日,現任中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登報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

中國人自古有賣國的癮,一個六四事件就引出了大批牛鬼蛇神、一群滿口仁義道德的小人。但歷史會把以上這些風吹樹倒的人物一一紀錄在案,在若干年後將會被統稱為「使舵派」而受後代唾棄。

*註一:八六學潮自安徽爆發後迅速傳遍中國各地,中共以曖昧不清的對話方式疏導學生,甚至釋放了八七年一月一日元旦遊行中拘捕的多名學生,造成開明政權的形象。

作者:石黑

民主沈思錄(四):世代的懺悔 – 民主回歸派(下)

民主沈思錄(三):世代的懺悔 – 民主回歸派(上)

民主沈思錄(二):香港民主的原罪 — 我們

民主沉思錄(一):回首過去,繼續向前

更新時間: 2020年6月22日(一)18:08
建立時間: 2020年6月22日(一)1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