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昨日逾50人被捕,包括手持臺式飲品享受家庭樂的父親。(Alex Cheng攝)

小孩子不懂政治,但政治不會放過小孩子。外來政權不戒嚴,但卻幾乎日日在繁囂街頭展開大圍捕。誰示威,誰路過,早已分不清楚,亦毋須分清楚。處於今日香港,假日一家大小出街逛商場也是高風險「政治」行為。昨天(六月二十八日)下午旺角有「靜默遊行」。遊行完結後,一家三口手持臺式飲品逛街遇著防暴驅散、圍捕懷疑遊行人士。父親首當其衝被拉入「封鎖線」,然後和其他被捕人士上了大型旅遊巴。目睹父親被捕,孩子不斷哭泣,母親能做的只有緊抱安慰,「爸爸聽日就就會返嚟。」驟耳聽來,還以為是電影賺人熱淚的情節,但在這個時勢,比電影情節更離奇的比比皆是。外國傳媒只要把這些事實報道,圖文並茂,外國政府在道義上更不能坐視香港淪亡。

記得很久之前看過一部由阿爾柏仙奴飾便衣警探的電影。故事説:他設下陷阱,在通緝疑犯(絕大部份是黑人)的通訊地址留下便條,説有免費球賽門票贈送,只要親身到某處登記拿票便可。結果大批疑犯中伏,但一對黑人父子剛好遲到,在門外遇上已經完成緝捕工作的阿爾柏仙奴,堅持要拿票。黑人父親死纏爛打,説孩子很想看球賽。阿爾柏仙奴不欲多談,暗地裡把腰間的配槍露出小許,黑人父親醒水了,立即走頭。臨走前,阿爾柏仙奴語帶相關説:CATCH YA LATER(CATCH在這𥚃可解作「遇上」,也可解作「拘捕」),意思説,今日放你走,因為唔想喺你個仔面前拉你,下次你醒定啲。現實𥚃有沒有這樣的美國探員很難説,但編劇用心良苦,想透過劇情指出,小孩子能正常成長,將來的社會便少一點仇恨。可是,香港的小孩子沒有這種福氣。

香港小孩子每日面對的是暴力。一對母子昨天下午路經元朗朗屏西鐵站對出天橋,被白衣人攔截強行要求簽名支持港區《國安法》,母親不就範,即被拍打頭部,十歲兒子見母親被欺負,質問白衣人:「點解打我媽咪?」,兒子跟著亦被打駡,傷及左眼。母子二人及後均需到醫院驗傷。

身為家長的港人都會問,孩子在街上安全嗎?心理上承受得起這種氣氛嗎?近日謠言滿飛,説誰與誰在七月一日即被捕,甚至可能「送中」,言之鑿鑿。人大常委會會議召開,港區《國安法》是否列入議程、具體內容為何,全部黑箱作業。其實會議審議是假,橡皮圖章行禮如儀是真,整場戲肯定的是針對七一大遊行,要透過製造大量謠言,製造恐懼氣氛,「震懾」港人,令所有示威遊行消失。

這樣的赤色恐怖能收效嗎?要學生「莊嚴」唱國歌,行升旗禮,甚至消滅他們的母語,便可以令他們「愛國」嗎?在中國這套技倆行之有效。在文革時期甚至可以令骨肉相殘、妻離子散,但在今日的香港,不要儍了。親眼見著父親被捕,親眼見著母親街頭被毆,強逼他們唱一萬遍國歌,升一萬遍國旗,表面上如「莊嚴」,心𥚃都是仇狠。親人遭凌辱,家不成家,如何愛國?現在香港的抗爭主體是十多歲的青少年,但外來政權走向極端,過幾年之後,小童稍稍成長,也會成為抗爭運動的接班人。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