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攬炒」,「著草」應該是今年下半年最熱門的詞彙。我們大可以一本正經説「玉石俱焚」,但我們堅持用「攬炒」;因政治問題而走路的應是「流亡」,但我們堅持用「著草」。曾幾何時,這些土產詞𢑥被認為「不莊重」,難登大雅之堂,但在今日的政治環境,只有這些地道的用語才能準確表達港人的心境。本報記者訪問了一些「著草」到海外的手足。為了保護他們,我們不能問太多,也不能寫太多,但我仍希望讀者認真地看一看。

其中一位被訪者有話要對港人説:「民主自由從來不是人家施捨來的。香港人繼續容忍現況,對得起前線幾乎賠上性命的手足嗎?我就是從少時,眼看『温良恭謙讓』的民主派在幾十年間,不但未能為香港爭取到民主進程的前進,反而屢屢向港共集團無原則妥協,和向渴望改變的香港選民開空頭支票,令香港人利益不斷被蠶食,間接導致萌生焦土思想。難聽講句,香港人在北京眼中根本是一羣不值得擁有自主權的奴隸。難道你們還認為向如斯壓迫和退縮的可能嗎?」

親身體驗過暴力對待,以及被追獵的人不會再有任何幻想,因為他們直接面對過殘酷的現實。有些疤痕畢生長留,有些改變下半生的決定要在千鈞一髮中作出,這都是二戰後港人從未遇過的處境。或許他們其中一些會被逼走上革命之路。

年長的讀者還記得,八九年六四事件後,大批民運人士流亡海外。起初幾年還是有點作為,但日子稍長即變質,出現大量醜聞,內部互相傾軋,陷入中國人的醬缸文化,不能自拔。港人與中國人不同,但仍離不開這種醬缸文化,例如山頭主義,誣衊不同政治立場的團體,甚至以政治路線界定誰可以幫、誰不可幫。這當然有其客觀環境因素,例如究竟是改變心態,融入當地,還是堅持原有身分,靜待時機復出,這些矛盾換著是其他國家的人也會有。對香港前途不同看法,對前景的迷惘都會造成紛爭,繼而演變成政治矛盾。

縱然如此,還有不少香港海外僑民冒然各種危險、被誣陷的威脅去幫助著草的手足。香港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她的特有文化永遠吸引移居外地的港人,而且形成在外地也恆久存在的港中文化分野。在今次抗爭運動中,這批離散各地的港人發揮了史無前例的威力,首先讓世界各地都認識到港人的身分認同,另外亦以人力、物力,甚至財力,支援著草的手足。我們可以稱這股力量為HONG KONG DIASPORA。

DIASPORA字面是離散羣體,但此字如HOLOCAUST一樣,不能亂用,因為有可能對猶太裔人造成冒犯。他們認為,其族人經歷納粹大屠殺,經驗之慘痛,在人類文明中是獨有的,不宜與歷史事件相提並論。至於DIASPORA是因為自公元前以色列亡國後,猶太人離散各地(遠的有到中國河南開封定居),但大體上又能堅持固有宗教信仰,形成強烈身分認同。此種獨特文化在二千年後發揮巨大作用,協助以色列復國。

猶太人經歷千辛萬苦,終能有尊嚴地站在各國面前,港人縱使在才智、堅毅上難與其比擬,但卻必須仿效其強烈文化身分認同,方能達到最後勝利。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