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不」這個名詞,是出自社會民主連線處理功能組別和特首選舉的手法,即不參選,不助選,不投票。不過「三不」這塊神主牌,因社民連要參加初選堅持所謂大台的「35+」而拋棄了。作為社會民主連線的早期會員(我於2008年成為社民連會員,至2011年區議會選舉前退出)不禁感到心寒。而今次所謂的泛民主派助選,我依然會採取三不的態度,即不參選,不助選,不投票。

由民主動力去舉辦初選就已經是一個笑話,先不談民主動力的召集人趙家賢身為民主黨成員,由其舉辦的初選五區都有民主黨的參選人參與。之前民主動力搞初選就已經有逼走候選人的前科。還記2018年的九龍西第一次補選(即姚松炎敗選的一次),當時姚松炎選前出現DQ危機,根據泛民主派當時所訂的初選備忘錄中指出,如果初選勝出者(姚松炎)被DQ,會由初選第二名的候選人(馮檢基)補上。但消息傳出之後,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竟宣稱「Plan B有待民主派再討論」。更甚的是民主動力創辦人鄭宇碩更指出如馮檢基堅持參選,將會引至本土派和自決派自行派員出選,馮檢基將成歷史罪人而借此迫退他。民主動力在協調和初選過程違返程序正義,實在是有績可尋。

而今次的「所謂初選」只是傳統泛民給素人的圈套,由初選報名到投票日不足一個月,初選亦沒有吸引公眾的眼球,只是給泛民支持者自我感覺良好的初選。舉一個例子,如果我不參加初選直接報名參加「正本戲」,最少有六場大型的選舉論壇(香港電台、香港電台電視部、有線、NOW、無線、商業電台)讓候選人發揮,再加上每一個候選人都有一次免費的入屋郵遞接觸選民,給與候選人機會去說服選民給與支持。反而參加初選,卻只有一個所謂蘋果、立場、D100、城寨聯合舉辦的論壇,直播收看人數只是一萬多人。可能初選完結後,有部分參與初選的候選人都未能讓公眾「叫得出名字」。這樣就可以防止出現2012年陳志全、2016年朱凱迪、鄭松泰在選舉中後發先至,瓜分泛民的根本利益。

直到今日為止,泛民主派的初選氣氛極淡,根本就只是泛民中人圍爐取暖,相信會在泛民初選中的投票者只限泛民主派中的忠實支持者,一般市民根本就不會理你的所謂初選。到時勝出初選的候選人票數極低,即表示勝出初選的候選人沒有認受性。到時在泛民大台又會迫人含淚投初選勝出的候選人,保住他們的十萬元從業員職位,想一想都知道泛民主派在初選操作中盡顯其小圈子的心態。泛民霸者地位可以說是唯我獨尊。

再加上泛民初選,永遠都是有選擇性地舉行初選,君不見北區區議員蔣旻正想從教育界出選立法會並要求和現任議員葉建源進行初選但被一口拒絕。而民主動力和戴耀廷卻沒有對葉建源口誅筆伐,選擇以沈默造就「程序不正義」。遠的有2016年新東補選,當時青年新政和本土民主前線對泛民主派提出初選,當時泛民主派都是以沈默來回應青年新政和本土民主前線。而本民前就派出梁天琦參加該次補選,最後就上映了著名的「六號仔七號仔事件」(當時候選人的號碼分別為六號梁天琦、七號楊岳橋)和「下次先投六號」的鬧劇,最後就可能呢一世都無機會投俾「六號」了。可見泛民只會在自己有政治利益的時候才會舉行初選,而對自己無著數的時候,對初選只會(I don’t give a shit)。

泛民的唯我獨尊心態,已經不是第一次,即使和泛民合作,依然會被人追殺。大家可以看到馮檢基在第一次補選遵守協議,但姚松炎輸左泛民大台依然把馮檢基拿出來「祭旗」。而梁耀忠和街工宣佈不參加2020年立法會選舉,依然會有泛民的KOL指責他們為「鬼」。可見泛民對非我種類的人,即使對大台妥協他們依然會繼續追殺。被呢類人在議會達成35+,肯定會為利益出賣香港市民。因此我在此建議大家應該對泛民主派的初選「三不」,即不參與初選,不助選,不投票來回應泛民主派利用初選謀取自己的政治利益的不義行為。而在未來的立法會選舉,如該選舉尚可以正常舉行,大家應該投票俾心目中自己最屬意的候選人,而不是聽從泛民大台的指揮投票俾一班被泛民大台指揮的候選人

作者:Lak Lak

更新時間: 2020年7月8日(三)20:11
建立時間: 2020年7月8日(三)1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