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疫情反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昨晚(十三)補羊補牢,宣佈多項防疫措施。(Casi Ng攝)

標題的準確表述應是:「六點鐘前自動消失,然後翌晨五點鐘自動復活的病毒」。世上當然沒有這樣刁鑽的病毒,但特區政府的荒謬防疫政策卻好像是專為幻想出來,而非現實存在的武漢肺炎病毒而設的。讀者都知道我是指毒娥昨晚(七月十三日)公布最新的防疫措施,其中一項是「所有食肆除限制每枱只坐四人外,在下午六時後至明早五時前不准堂食,為期七日。」這項措施是根據甚麼科學理據而設定?若説晚市多人聚集,易傳播病毒,那麼早上茶市、午市是否又要禁?犬儒的朋友調侃説,這是為攬炒度身訂造的。港區《國安法》是政治攬炒,現在要加上經濟攬炒。

食肆損失慘重,書商亦然。本來是一年一度城中盛事的書展昨日宣布延期。這個決定並不令人意外,我們朋友間上周末私底下已預料主辦機構需要作此決定。若如期舉行,只會出現兩種結果:一)巿民甘冒感染風險購票入場,結果有人中招,有關攤位要關閉消毒。整個會展成為播毒中心;二)市民怕感染,避免到擠迫場所,書展門庭冷落。兩項結果都不理想,結論必然是延期。問題是,這個決定本可以稍早果斷作出,令參加的書商減少損失。出版「癲狗編輯室」第二次結集:《香港:攬炒之城》的普羅政治學苑亦為此蒙受損失。去年藉書展之便,「癲狗編輯室」首次結集:《香港之死》推出十多天內售罄。今次書展因為疫情延期,《香港:攬炒之城》的銷情自然有風險。在此,我懇切呼籲本欄的讀者到普羅,或網上訂購《香港:攬炒之城》。

很明顯,這一波病毒來襲,形勢稍三月份凶險得多。若感染數字以目前速度上升,整個公共醫療體系很可能短期內崩潰。現在回望,特區政府眼見前段時間感染數字較低,鬆懈防疫措施,特別是以近兩個月讓數萬人免檢疫入境、跨境學童復課最為失策。我們亦有理由懷疑,特區政府不是疏忽那麽簡單,而是另有目的。毒娥在最新公布措施中,竟然是:在深圳政府大力協助下,安排兩家深圳公司為港人檢測病毒,優先為高風險羣,包括安老院員工等逾四十萬人檢測,「費用全免」。真的有這樣的免費午餐嗎?當然不是,那是由防疫抗疫基金支付,數以億計。那就是説,從你和我的各項税款中支付的。至於那些檢測時收集的港人基因資料,大概會留下來作其他用途。對於中國公司,即使他們誓神劈願説不會,港人也不會相信。

從去年底至今,香港感染武漢肺炎病毒數字,與其他國家相比仍屬偏低,死亡率亦是全球中最低的,原因不是特區政府的所謂「防疫措施」,而是港人經歷二零零三年沙士慘痛教訓之後的自覺。不過,過了半年,很多人都有「防疫疲勞」跡象,而且長期限聚,經濟衰退必然更嚴重。臺灣堅守嚴格對中國人實施入境限制,抗疫經驗值得全球借鏡,而我們則很可能因為政府把關不力而功虧一簣。

若我們稍為清醒地面對這個肆虐全球近半年的病毒,應有心理準備它不會在二零二零年下半年消失。港人須以最堅毅的防疫紀律才能克服這場世紀瘟疫。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