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染病人數連日逾百,香港感染武漢肺炎人數超越零三年本地感染廣東肺炎人數。若以此速度上升,公立醫院隔離病牀下周爆棚,醫療體系面臨崩潰。特區政府和醫管局此刻本應專心一志應付疫情,但它們卻把心機放在外聘律師團秋後算賬,追殺年初罷工醫護人員。我們不會忘記,前線醫護當時罷工不是為私利,而是希望政府從善如流,封關保護市民。政府即使不同意罷工的手法,也不應再次打擊前線醫護的士氣。但我們亦清楚,毒娥有心靠害,特區政府本質上是外來政權,要它保護市民是緣木求魚。

毋需求教專家,爆發第三波疫情的原因清楚不過:一)政府容許特定人士豁免檢疫入境。根據官方資料,由今年二月至五月期間,逾二十萬人次入境香港時獲豁免強制檢疫。這三十二類獲豁免的「特權人士」包括跨境學童、商務人士、政府人員、國安人員、跨境服務提供者。跨境學童染病上學早有所聞,但如國安人員是帶菌者則屬「國家機密」,稍作報道或追問有可能觸犯港區《國安法》。至於較早時赴京開人大會議的權貴是否也帶菌回港,亦是機密,皆因屬實的話,證明北京是疫區,國家領導人可能染病;二)疫情源頭未查清楚,便放寛限聚令。今年六月初瀝源邨出現疫情,政府在未發現傳播源頭,以及諮詢專家意見前便放寬限聚令,並撒銷對食肆、婚宴等人數限制。合指一算,六月十九日放寛,兩星期潛伏期後為七月五日,剛好是第三波開始之時;三)檢測進度緩慢。特區政府資源錯配,錢花在訂購「奶罩形」口罩「免費」派給市民,連特區狗官自己都不帶,實則利益輸送。數以億計公帑白花,而六月平均每日病毒檢測只有三千六百個,限於高危羣組,與專家要求的每日七千五百個,擴及所有輕微病徵人士相距甚遠。

親中喉舌起初想歸咎泛民初選,但漏洞百出,時間不脗合之餘,與事實亦不符。現在真相大白,確診羣組中有旺角雅蘭中心稻香慶回歸聚會,一衆藍絲得意忘形,載歌載舞,安全措施放埋一邊,結果賴嘢。另外,美心集團期下新都會潮庭爆發武漢肺炎羣組,十多人聚餐已有五人確診。雖説病毒無政治立場,不會理你黃絲藍絲,但後者有「不信邪」的僥倖心態似是事實。

疫情急劇惡化,不單醫院告急,其他配套環節亦超負荷。據公務員揭密專頁發放的一段短片顯示,衛生署化驗室的檢疫病人深喉樣本竟然是隨便放在辦公室的通道外。上載片段的人説,化驗人員每天工作十多小時,疲於奔命,管理層只識施壓加長工時,不理人手調配,最終只會搞到化驗服務也淪陷。

化驗需求大增,但人手跟不上,要瞬間增加人手亦不可能,繼續下去只是死路。正本清源,所有問題都在於切斷、堵塞第三波源頭,但昨天(七月十九日)毒娥在記者會上的表現,表明牠死不認錯,也不會徹底封關。港人現在可以做的,只有拒絕防疫疲勞,堅持做足所有安全措施。當疫情過後,便和罪𣁽禍首算賬。是的,我們也有秋後算賬的意志。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