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Edmund Leung攝)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節目《時事全景:中國冠狀病毒隱瞞事件》訪問時表示,他懷疑在疫情爆發初期,武漢官員隱瞞病發源頭。袁教授指,他的調查團隊今年一月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時,市場已經完全淸理好,沒有甚麼可以看。他形容為「犯罪現場被打亂」,令調查人員無法確認,導致人類受感染的病毒動物宿主是甚麼。因此,他懷疑武漢官員曾隱瞞疫情。他們當時應首先通報疫情,而不是這樣快速清理現場。同月,袁教授確診一個居住於深圳的家庭,其部份成員剛從武漢回來。換言之,病毒已在全國擴散。「我知道病毒傳播率高,也知道人們是在醫院感染,也可以透過航機傳到千里以外的城市。」雖然當時人傳人證據明顯,但北京當局仍淡化其嚴重性。

對於我們這些自去年底便一直密切留意武漢瘟疫擴散的新聞工作者,袁教授的話了無新意。我們更會質疑,為何不在年初回港後便清楚表達出來。不過,即使是遲了,對於歐美傳媒而言,這宗新聞仍具相當爆炸性。節目未出街前,英國大小報章都作重點報道。英國廣播公司也很小心,在袁教授以外,也請來中國傳染病專家李蘭娟院士為中國説好話,以示客觀平衡。她指封鎖武漢是重大決定,要確定瘟疫會擴散到全國才作出,而中國本身也是病毒的受害者。袁教授之前在《明報》發表文章,批評中國人食野味陋習,結果遭土共圍剿,漏夜撤回文章。可是今次不同了,播出的平台是英國最具權威的新聞媒體。《環球時報》之流會開足火力攻擊,大概已在袁教授計算之內。

袁教授一番話挑起了老問題:一)武漢地方官員隱瞞殆無疑義。但他們是自行決定,還是受上級命令?如果他們是私自隱瞞,為何北京不全力追究,開庭審訊(其實這也是可行的,在今天中國政局,找幾個幹部食死貓,做替死鬼有多難?)二)今年初的春運如果煞停,整個瘟疫爆發會否受控?三)武漢瘟疫爆發或許早於十二月。讀者可翻查去年香港與武漢之間的郵遞服務是否受阻?若有的話,原因為何?以上這些都不是學術討論,因為涉及誰應為這場全球瘟疫負責、作出賠償的重要問題,不能用一句「我們也是受害者」推搪過去。

再看現在的情況,第三波來襲,源頭未明,但很明顯是外來傳入,在本地落地生根,然後標籤為「本地感染」,魚目混珠。若是從中國跨境學童、商務旅客及其他類別人士傳入,則證明中國至今根本未能控制疫情。在基因技術未發達之前,大家對這個疑問只能靠估,但科技進步,只要不受政治干擾,真相一定可以大白。

執筆至此,美國傳媒確認,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奧拜恩感染武漢肺炎。中國病毒成功打入白宮心臟地帶。華府是否是時候要算一算這筆賬?袁教授在英國廣播公司節目所説並無新意,但以他的江湖地位,美國國會日後召開武漢肺炎追究責任聽證會,嘗試邀請袁教授作供也未嘗不可。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