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公民黨最黑暗的一天。執筆之際,雖然未知最新DQ結果,但原定出戰九東爭取連任的譚文豪看來也凶多吉少。沒有立法會議席的公民黨,甚麼都不是!以目前的政治形勢,那些DQ有效期很可能是終身制。至於暫時無事的民主黨或其他泛民議員,也不要太早暗自高興,今天不DQ,但明年可以,有幸當選之後也可以照樣DQ。反正遊戲規則是當權者定的,而且可以按需要隨時更改。觀察了香港政治這麼多年,對於今日之結局不會感到震驚,甚至很有信心説一句:「晨早估到會係咁」,因此我從來沒有發過35+白日夢。對於那些仍然執迷於選舉的朋友,盤算著到時投甚麼票(包括白票),我只能説:在中共治下,香港不會再有選舉,連抗議票也不會有。與其想著選舉,倒不如思考當權者還有甚麼招數,跟著下來有甚麼大變。

從近日發生的事情,我們可以總結:每件事都有關連,特別是在時間的先後次序。例如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日前接受《大公報》訪問時説,「回歸」二十三年來香港未有將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刑事化,一些心智未成熟、被荼毒的學生,多年來習非成是,現在有港區《國安法》,整個政府可以循不同領域做指導、監督、管理和宣傳工作。李家超這番話大約是在鍾翰林等學生被捕之前。後者大概今天或未來幾天直接上「國安」法庭,面對審訊。

值得注意的是,李家超形容學生是被動的,而老師才是「壞蘋果」,真正問題之所在。他説:特區安全委員會開始建立管理制度,展開國家安全審查,首要是要主動淸除教育界的「壞蘋果」,主動了解學校的運作,主動監督、促進管理。所謂「主動」,就是不相信學校管理層會自動獻身,需要派駐國安人員進入中、小學校園,審查教職人員。這將會是繼立法會選舉「押後」之後,另一重要滅港措施。

另一例子是港大解僱戴耀廷副教授與DQ大屠殺之間的關係。那是要傳出一個訊息:對35+的想法和倡議零容忍。另外,當然還有針對打國際線的人。須知道,幾個層面的部署環環相扣,有全盤計劃連續出招,有如狂風掃落葉,令港人難以招架。

如此説來,港人之命運有如新疆維族?那倒未必。問題就出於速度。習帝不愧是「總加速師」,樣樣都有底線,樣樣都有死線。這種心態當然是基於要在功業上與第一代領導人看齊。沒有這樣的功業,如何能服衆,如何能證明自己是「真命天子」,終身掌權…

這種心態用於處理單純香港事務絕無問題,但用於國際關係卻出了大亂子。現在北京的問題是過早暴露戰略意圖。西方陣營近期開始確認,所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具體意思是「收復」臺灣,稱霸東亞,然後再取代美國全球超級強國地位,重建以中國為首的國際新秩序。在綜合國力未完全成熟前,暴露自己的戰略意圖,對手就有所警覺,實行反制。很諷刺,對香港殺雞用牛刀,精心部署滅港大計,正是給西方國家看清北京戰略意圖的其中一條重要線索。明乎此,就瞭解為何華府近期不再談貿易,改談政治意識形態,因為它對美中關係本質有新認識。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