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讀者昨晚(八月九日)報料:葵涌葵興邨在上月二十六日因有一名帶病毒者到訪,其後該受感染訪客被確診,但屋邨物業管理公司並無公報,直至有住戶發現該訪客為確診者,致電保安處查詢後才確認事件。有關物業管理公司賊過興兵,於翌日(八月四日)進行大清洗。不幸的是,該邨其後又再有一名確診者,是報料讀者同座的興逸樓住客,但至執筆為止,有關個案仍未公報。從讀者報料,我們可推算出兩點:一)有關物業管理公司心存僥倖,若無人查詢,很可能當沒有事情發生過;二)更嚴重的是,以往政府如臨大敵,火速派出大批人員全副武裝到現場消毒的情景不見了。近期衛生署的公布更出現誤報、漏報、遲報的情況。現在是市民抗疫疲勞,還是政府抗疫疲勞?抑或背後另有原因?

衛生署連番出錯,近日例子還有確診個案地址公布後三日,竟然在無通知的情況下,由華富邨改為利東邨。這種態度與上述物業管理公司一樣,如無區議員及傳媒追問,很可能亦側側膊,唔多覺。用這種態度抗疫,不要説第三波,還會有第四波、第五波!事實上,本報前線採訪同事發現,衛生署記者會的透明度愈來愈低,疫情資料滯後、不完整之餘,還有用市民的「私隱」作擋箭牌。

特區政府口講「齊心抗疫」、「人命關天」,齊心到押後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齊心到繞過正常程序,指定幾家中資背景,兼無本地化驗認可資格的公司作全民「核酸」檢測(「核酸」是匪語,我們説「基因」,但為避免引起誤會,姑且暫用)。但有關承辦檢測公司不是背景有問題(與強制收集新疆維族基因有關),便是專業水平備受質疑。慈雲山是武漢肺炎重災區,政府有大條道理在該區進行全民檢測,該區部分檢測由中資背景的中龍檢驗認證(香港)有限公司承辦。但中龍本身並無在港進行醫務化驗認可資格,又將其化驗工作外判給其他化驗公司。有報章發現,其中一間位於荔枝角的外判化驗所,隨意棄置醫療廢物,包括盛載過化驗樣本瓶的膠袋。驗毒變成播毒,這個特區政府還會做出更荒謬的事情嗎?

如果政府真的尊重市民的隱私,那麼從檢測得來的資料會怎樣處理?會留下來,到適合時間交給國安公署或特區公安嗎?毒娥愈叫人放心,港人就愈心寒,因為見識過新疆維族人的前科。政府現在可以很輕鬆地説,全民檢測是自願,非強制。真的這樣簡單嗎?當然不是。因為跟著下來的就是健康碼(也會由中資公司一手包辦)。話説自願,但沒有檢測後發出的健康碼,不能旅行、不能返工返學、不能入商場食肆…健康碼可以協助收集大數據,例如消費傾向、日常活動範圍,是一盤很大很大的生意,難怪世界首富、前微軟公司主席蓋茨也垂涎這塊肥豬肉。

從政治角度看,「核酸」檢測和健康碼是政治操作多於抗疫。最危險之處是市民非常樂於接受,因為以為可以籍此回復正常生活。但他們沒想到,只要政府肯全面封關,檢測交給真正本地化驗所進行,不再打擊前線醫護人員士氣、做好所有防疫工作,根本就不會有第三波瘟疫,也毋須押後立法會選舉。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