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就是《水滸傳》𥚃的宋江。接受朝廷招安的宋江,跟著就去打方臘。泛民接受北京委任,參與臨立會2.0後,就會追殺本土派。看《水滸傳》,你可預知泛民的下場。

首先要搞清楚:我指的是一百回或一百二十回的《水滸傳》,而非被文學批評家金聖嘆腰斬,只有七十回的删節本。毛澤東晚年評這本名著時説:「《水滸》這部書(指一百二十回版本),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知道投降派。《水滸》只反貪官,不反皇帝。屏晁蓋於一百零八人之外。宋江投降,搞修正主義,把晁蓋的聚義廳改為忠義堂,讓人招安了…宋江投降了,就去打方臘…李逵、吳用、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是好的,不願意投降。」

被金聖嘆删去的後面五十回有甚麼情節?就是招安之後「征四寇」:征遼、征王慶、征田虎、征方臘。歷史上只有方臘真有其人,是明教教徒,其餘三寇都是虛構。在小説中,前三場征戰梁山泊好漢未傷一人,但到最後打方臘時遇重大傷亡,損失逾三分二,平亂之後更是英雄凋零星散。最後宋江已無利用價值,被皇帝賜御酒毒死。

為何金聖嘆删去招安後「征四寇」情節?原因是他將明末李自成、張獻忠等流寇代入宋江等人物,認為明亡在於招安流寇而非剿滅之。胡適在評論這段文學史時説:「聖嘆生於流賊遍天下的時代,眼見張獻忠、李自成一班強盜流毒全國,故他覺得強盜是不能提倡的,是應該『口誅筆伐』的…他賞識《水滸傳》的文學,但他誤解了《水滸傳》的用意。他不知道七十回本删去招安以後事正是格外反抗政府,他看錯了,以為七十回本既不贊成招安,便是深惡宋江等一班人。」(見「《水滸傳》考證」,收錄於《胡適文存》第一集第三卷)

不過,將事情説得最清楚的,還是魯迅。他説:「一部《水滸》,説得很分明,因為不反對天子,所以大軍一到,便受招安,替國家打別的強盜--不『替天行道』的強盜去了,終於是奴才。」(見《三閑集.流氓的變遷》)

一般讀者只讀金本《水滸傳》,還以為宋江最初是「被迫抗爭派」,至後來才改變。但只要細心一看,宋江上梁山就是為了後來接受朝廷招安鋪路,他在上山前對武松説:「如得朝廷招安,你便可撺掇魯智深、楊志投降了。日後但是去邊上,一槍一刀,博得個封妻蔭子,久後青史上留得一個好名,也不枉了為人一世。」

投身民主運動,為的是將來出賣靈魂的價錢高一點。加入民主黨,部署日後升官發財大有人在,例如馮煒光、羅致光之流。其他做不成或未做成官的,一定要保住立法會議席,如保不住,委任也照殺。為了文過飾非,泛民議員近日歪理連篇,連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則也拋諸腦後,但這才是最接近他們的真正面目。或許稍後他們在巨大公衆輿論壓力會重新包裝,但這肯是違心之言。泛民議員是徹頭徹尾的「投降招安派」。

接受招安後,就要「替國家打別的強盜」,於是就有了AV仁一句「不會被抗爭派綁架」。這是獻媚,首先表明與其他不接受或未接受招安的反建制派割蓆,為日後打擊本土派素人作準備。可是泛民忘記了,他們最後的收場也會如宋江一樣,被賜毒酒而死。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