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七日,「籌預會」政務專題小組在北京結束第十一次會議。此次會議就「臨時立法會」和第一屆立法會具體產生的辦法及有關問題,進行了討論,形成初步的意見。

關於第一屆立法會的具體產生辦法及有關問題,政務專題小組決定成立選舉事務研究小組; 至於首屆立法會的具體產生辦法,相信要由上述選舉事務研究小組再作研究。《基本法》關於第一屆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及任期有明確的規定,有關規定載於《基本法》附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决定》第六節:「香港特別行政 區第一屆立法會由六十人組成,其中分區直接選舉產生議員二十人,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議員十人,功能團體選舉產生議員三十人。原香港最後一屆立法局的組成如符合本決定和香港特别行政 區基本法的有關規定,其議員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願意效忠中華人民共 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並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條件者,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確認,即可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議員。」

「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立法會議員的任期為兩年。」

上述《決定》是一九九O年四月四日第七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通過。

第一屆立法會的組成方式,或者說產生的具體辦法不是很清楚了嗎?「籌預會」政務小組按照《基本法》有關規定及《決定》第六節的前半部,即第一屆立法會的組成方式,研擬具體產生辦法便可。至於彭定康利用有關《決定》的灰色地帶,擴大選舉委員會和功能團體的選民範圍, 使九五年立法局「質變」,中方認為「三違反」,不予承認,要在九七年後推倒重來,港人也祇 能以《基本法》為底線,第一屆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組成方式|直選二十席,功能團體三十 席,選舉委員會十席。後者在《基本法》並無具體規定,中共傾向於由推舉第一任香港特别行政區行政長官的四百人推選委員會產生。這一方面其實還要由九六年成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 員會從詳計議。

問題是關於第一屆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在《基本法》頒佈後,香港社會一直有不同意見,於是彭定康方案一出,政制的辯論便更加熱烈。

撇開彭定康方案關於九五年立法局組成方案的爭議,以及此一爭議引發的香港政制「脫軌」,無法銜接,假設人們願意「逆來順受」,順從九七年首屆立法會按照《基本法》的有關規定和《人大決定》產生;中共是不是應該依法辦事,在九七年七月一日收回香港主權後,立即進 行首屆立法會選舉。中方甚至可以在九七年前爭取港英的合作,按照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設計的政制方案,在香港進行選舉,產生一個候任的第一屆立法會。第一任行政長官不也是在九七年七月一日之前產生嗎?

那麼,治絲益棼的「臨時立法會」有何必要?

(原載一九九四年十月十九日《快報》)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四 – 政客投機取巧 輿論消極退縮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三 – 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二 – 尚剩下多少良知未泯的人?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一 – 清流不做竟做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