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專欄作者艾凡最近寫了兩篇有關「臨時立法會」的評論,相對於區區毫不妥協地反對成立「臨時立法會」,以及「左報」一面倒的揄揚,艾凡兩篇評論的觀點可以說是比較「持平」 的。

他的「持平」乃是從擁護「一國兩制」,對中共政權「恨鐵不成鋼」的立場出發。他是全國政協委員(艾凡原名劉迺強),應是中共「肝膽相照」的諍友,從兩篇有關「臨時立法會」的評論觀點來看,他算是盡了言責。

雖然他有些觀點區區不大贊同,但是相對於那些祇有殺伐,毫無理性的「左報來論」,艾凡的文章「有建設性」得多了。

在十月廿五日的《大陸與港》專欄中,艾凡以《還是「共起爐灶」》為題,對「籌預會」頗多月旦,其中一段頗有意思:

「特別行政區當然與殖民地大大不同,跨越九七,問題多多,千頭萬緒,確實有許多工作要做,問題是事情有輕重緩急,是否甚麼都一把抓呢?又是否非得要預委會來抓呢?孫子有云: 『無所不厚則無所不薄』。預委會甚麼都抓,祇會甚麼都抓不好,包括迫切要解决的重要問題都抓不好,而且甚麼事情都由預委會包辦了,真正的『主人翁』還有甚麼事情可干?

「現在香港有人批評預委會透明度不高,黑箱作業,其實作為工作機構(或港稱諮詢機構),無須太大的透明度的,香港目前有幾個諮詢委員會的會議和文件是公開的?如果預委會完全黑箱作業,香港這邊無非是黑三兩天,之後,因為沒有新聞價值,再罵也沒有人登的了。要命的是似乎每次預委會開會之後,總會有些委員向記者透露開會內容,把港人嚇死的,這些委員的發言是以個人身份還是代表預委會,是正式還是非正式的,沒有人知道,我們祇知道這些發言好像就是言論,港人如有甚麼異議。中國官方高官一定護航保駕,香港的親中媒體會開口罵人,就以最近的臨時立法會為例,這建議被預委會政治小組通過,大會還未討論和接納,港澳辦由魯平開始,就紛紛表態支持,香港這廂,反對臨時立法會就是反對預委會,反對預委會就是親英,親英就是不愛國……這樣看來,預委會似乎已經不祇是一個工作機構,而是實實在在的一個決策機構了,不但如此,它還是一個無須事前經過諮詢和一定的程序,幾個人關起門來說了就算,不許人家監督批評的『一言堂』式決策機構,這與『共起爐灶』的原相距太遠太遠了,港人感受如何,可想而知。」

如果真有所謂開明左派,或者在中共建制內的所謂「健康力量」,相信必然會對艾凡的說法 「心有戚戚然」。

港人懼怕高壓,易被懷柔,這也許是艾凡的一廂情願,但是「籌預會」的言行以及那些為 「籌預會」保駕護航的殺伐之聲,赤裸裸暴露其高壓的態度。

如果連艾凡之類的「民主回歸」言論都聽不進去,像區區這樣的「異端」,豈不是要殺頭收場!

(原載一九九四年十月二十六日《快報》)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十一 – 反對成立「臨時立法會」就是親英抗中?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十 – 行政立法集於一身的專政機構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九 – 祇能由上帝去懲罰他們!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八 – 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七 – 為甚麼港人要承擔中英鬥爭惡果?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六 – 究竟做過那一件好事?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五 – 治絲益棼,有何必要?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四 – 政客投機取巧 輿論消極退縮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三 – 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二 – 尚剩下多少良知未泯的人?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一 – 清流不做竟做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