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近日開足馬力,硬銷全民化驗。(鄭凱帆攝)

中國官方傳媒及特區政府開足馬力,硬銷全民化驗,但卻一直未能回答一個重要問題:既然可以做全民化驗,為何不能如期舉行立法會選舉?最諷刺的是,選舉事務處發言人昨日(八月二十三日)表示,政府安排公務員協助化驗工作,原先負責選舉的人手,會配合普及社區化驗計劃,包括協助事前布置社區化驗場地。全民化驗是非常浩大工程,要高速完成,以官僚架構效率,根本無法應付,唯有「重賞利誘」公務員參與。以今時今日公務員的士氣,有誰會同你捱義氣。特區政府日前發信給公務員,招聘社區化驗中心的四類行政支援人員,時薪由二百至九百元不等,而竟然容許現職公務員請假或在放假日子到化驗中心工作。這項措施突顯兩個問題:一)大量公務員及其他人等聚集在化驗中心,會否增加武漢肺炎傳染風險?二)政府鼓勵公務員放下自己原有工作,跑去做其他事情,政府主動做壞規矩。整件事以不尋常方式處理,唯一的解釋是,這是北京交給特區政府的政治任務,要限期完成。

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主任張竹君昨日在疫情記者會上,被問到為何可做全民化驗,但不能舉行立法會選舉,她説:「不太清楚,係必須做嘅,就必須做好。」張竹君醫生是低級衛生官僚,如何答到這個政治問題。連她的上司,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也答不到。陳既不能答選舉押後的問題,也不會提及政府豁免大量外來帶菌者免檢疫入境,引發第三波的責任,更將外間質疑打成陰謀論。她昨日在網誌上説,個別醫護人員認為疫情嚴峻下市民毋須化驗,甚至提議市民不應化驗,是抹殺化驗有助阻斷社區傳播鏈和防控第三波疫情作用。

醫護人員之所以質疑由政府及不合資格的中企包辦全民化驗,除了專業方面的理由外,更重要的是極不信任北京及特區政府。和廣大市民一樣,他們不信任特區政府不是基於感情,而是基於近幾年,特別是這十四個月以來特區狗官的種種行為。化驗中得到的個人基因資料,如何處理?日後健康碼會否成為大數據庫,監控工具?這些質疑不能以「陰謀論」就可以反駁。

陳肇始火力不足,北京要開動《人民日報》向港人發炮。該份中共喉舌警告,港人應積極參與化驗,污蔑抹黑全民化驗就是背叛香港未來。它説,誰再借機對內地支援和社區普檢進行污蔑、抹黑,企圖阻礙抗疫,就是站在七百五十萬香港市民的對立面,是對香港未來和市民福祉的背叛。它又呼籲香港市民積極參與化驗。中共喉舌愈是用這種殺氣騰騰的口脗威脅港人,港人就愈難相信背後沒有其他目的。

以防疫為名的限聚令很有政治效用,大型示威抗議沒有了,立法會選舉沒有了,食肆生意沒有了,要靠政府防疫基金吊鹽水。現在只要施捨小恩小惠,再加一個全民化驗和健康碼,便可以更牢固地控制香港。不撿測,就不准出街,不可有社交生活。若還有人頑抗,或疫情稍緩,重施故技,豁免境外專業人士免檢入境,總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長做長有。限聚令只會「放寬」,不會取消。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