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大發神經,不斷抹黑一眾專家和醫生。(鄭凱帆攝)

毒娥批評有「所謂專家、醫生不斷抹黑全民檢測計劃是政治計算,破壞香港與中央(中國)關係」。用中國政治術語來形容,這叫做「扣帽子」、「上綱上線」。醫護人員從自己的專業角度出發,質疑所謂「全民化驗」的成效,同意與否,本可訴諸理性辯論,毋須以誅心之論批鬥之。把事情上升到「破壞香港與中央關係」這個層次,即是説要視之為政治鬥爭。醫生、護士無刀無槍,當然無力對抗。但既然毒娥將事情推向極端,全面政治化,參與全民化驗與否就變成變相政治公投。

對於毒娥的批鬥,較為敢言的如黃任匡醫生一笑置之。他在臉書回應:「而我不知道林太你口中的『所謂的專家和醫生』是指誰。我們是醫生。例如,鄙人是香港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香港內科醫學専科學院院士,還有閣下大概會一笑置之的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院士。我在香港醫務委員會的正式註册和心臟科專科註册編號分別為M15329和S13-0255。如有懷疑,林太大可以上憲報FACT-CHECK。我不敢認專家,但我是一個専科醫生。起碼我有註册,我和我所有的同事們都有。你從大陸請來的人呢?#佢地連有限度註册都冇 #嗰啲就真係所謂專家喇」黃醫生的反駁説出了重點:在香港經過專業訓練、獲得専業資格確認的人被打壓,被視為政治敵人,反而,從中國那邊請過來,不明來歷的就吹捧成救星,是「中央」的恩賜,港人要感恩流涕。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較黃醫生温和,但也提出有力的質疑:「這個計劃屬自願性質,官員毋須聽到不願意的意見,心情起伏如此大。可是一百個化驗地點,在哪𥚃不知道;環境如何不知道;樣本如何處理不知道;三間化驗公司是怎樣不知道;參與同事有沒有足夠培訓也不知道。身為一個醫生,在這麼多不明朗因素之下,我難以推薦給病人去參加。」從馬醫生的疑問,我們可以看到,「全民化驗」名曰「自願」,但實際是強制,強制方法有二:一)開盡官立及輿論機器,打擊反對意見;二)向大企業施壓,強逼其員工接受化驗,不就範的就辭退。在今天的經濟環境,有誰敢違命。

毒娥的政治鬥爭式修辭,已不止「硬銷」那麼簡單,令人高度懷疑其心理狀態是否正常。這不是抹黑,因為連其下屬IQ羅也公開表達這種感覺。IQ羅較早前接受訪問時表示,認識林鄭多年,看到她有變化,亦要提醒自己「權力對我哋個負面影響係好大」,「良心感覺好多時真係因為你喺某一個位先有」。從這番話亦可到,連IQ羅都頂佢唔順。當然,再看深一層,亦可視為IQ羅預感將有大事發生,穿上救生衣,準備跳船。以毒娥的性格,例必反擊。被問及IQ羅的曲線批評時,毒娥説:「佢講緊佢自己」。這種「撑到行」的態度説明一個事實:寄望毒娥會自己反省是緣木求魚。

全民檢測是毒娥的政治任務。正因如此,港人質疑、抗拒官方負責的全民化驗也是一種政治表態。在大企業和官方機構打工的朋友或許因生計問題而要就範,但其他市民,只要條件許可,就必須用盡方法保護自己的私隱和基因資料,以免成為監控社會的犧牲品。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