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集講到立會總辭其實根本唔係總辭而只係拒絕延任,但可悲嘅係就連拒絕延任與否,成班飯民甚至包括埋所謂「激進派」在內,去到而家都舉棋不定,連一個入唔入臨立會2.0嘅答案都比唔倒人;而左膠飯民留響臨立會2.0所謂「救手足、阻法案、保關鍵否決權」嘅藉口根本全部呃人。至於今集,我就會拉遠宏觀少少,走去睇下幾方勢力,包括中共、飯民、抗爭派甚至熱狗之間嘅博弈考慮:

Image for post

一、對於中共黎講,由佢地突然將臨立會2.0呢個「狗窿」無限擴闊,唔單止容許所有現任議員坐「直通車」毋須宣誓,甚至連曾國衛、譚惠珠、藍屍媒體如堅料網等都不約而同大合唱,叫飯民快啲應承「重返議會」,即係如果去到咁你都仲唔知共產黨想點,如果你唔係白痴,就只會係自欺欺人。

好多人唔明白嘅係,而家無論中國同香港都正承受住極大嘅制裁壓力,尤其係當中共完全唔想響《國安法》立法上面作出任何讓步,佢就更加需要一個花瓶式議會去展現目前香港仲有足夠嘅空間容許反對派「發聲」表達不滿──然後你諗一下一個只插住幾枝爛花、甚至連一枝花都無嘅花瓶有幾撚樣衰?

仲有一個「狗窿」之所以成為一個「狗窿」,就係要有狗願意捐入去:如果共產黨真係唔想隻狗入,佢大可將成個窿封死係咪?而家立法會個「狗窿」之所以可以有咁窄得咁窄有咁細得咁細,咪臭係因為班飯民願意捐入去之嘛。就算從隻狗嘅角度黎睇呀,想日後個窿整番大啲捐得舒服啲,係咪至少都響區區一年臨立會2.0上面詐下型表達下不滿,等主人有所忌憚開番大少少個窿呀?

二、對於已被DQ嘅飯民(即公民黨之流)、或者響初選已輸咗飯民(即胡志偉、涂謹申、黃碧雲)黎講,一年人工都係人工,有得賺點可能唔賺?同埋而家特衰政府強烈暗示,呢一年臨立會2.0就係對飯民嘅考核期,只要表現合乎「理想」協助政府順暢施政,被DQ嘅下屆隨時可以重新入番閘。

反過來說,對於未被DQ班飯民黎講,佢地最擔心嘅卻係萬一拒入臨立會2.0被視為同政權對抗嘅舉動,最終因此被DQ連下屆選舉都無得玩,份人工你賠比我牙?

而家最尷尬嘅一個位就係,如果飯民陣營入面有人留有人唔留,咁選擇跪低走入臨立會2.0果班就會非常樣衰:所以而家呢班溫吞飯民會駛出下面四招,將所有人夾哂上「臨立會2.0」呢架戰車:

1. 借住梁啟智、馬嶽同蔡子強呢班學棍為捐狗窿提供「學理基礎」;
2. 再吹風「比較多民意傾向全體飯民留任」;
3. 用「齊上齊落」夾住班「激進飯民」;
4. 然後再用最老土果招「不分化」抹黑所有批評飯民嘅異見聲音

Image for post

三、成件「總辭鬧劇」入面,最尷尬嘅都可以話一班所謂「抗爭派」。

首先「抗爭派」響初選大勝,躊躇滿志諗住做「主流」走入議會,點知一黎就被DQ幾件,再加埋選舉推遲一年,「成為主流」美夢破滅;其次「抗爭派」入面本身就有幾件現任議員,結果好自然產生激烈矛盾。

喂如果我係而家仲未係議員嘅素人,毫無議會利益關係,好自然可以企響道德高地無成本咁屌七任何留響議會嘅人;但問題而家仲響議會入面嘅「激進飯民」,其實本身就係飯民嘅一部份,本身一直都無同飯民大台切割嘅野心,更甚者有班「偽抗爭、真飯民」嘅代表例如毛孟靜,就更加只係因為睇倒「抗爭派」個勢頭勁先跳船痴埋去呢班政治素人度,但其實骨子裡根本就同傳統飯民無異。

至於原先所謂本土派嘅如意算盤係,藉住立法會初選成為「主流」,然後再騎劫成個飯民大台,但而家個問題卻係,所謂「主流」與否就係睇立法會議席多寡,無論係政治素人又好本土派又好,今時今日響議席仍然係一席都無,主乜撚嘢流?

結果為咗擴大自己嘅影響力,本土派唯有同原先響議會擁有議席嘅「激進飯民」聯手組成「新抗爭派」,以「初選勝出過半議席」為號召黎夾實飯民。

但正正因為初選將所有非建制派綑綁埋一齊,而家傳統飯民就用「團結不分化」黎夾番本土派轉頭──喂正常本土派響呢個時候,點可能唔強烈譴責任何意圖留響議會嘅飯民?但因為初選大家都已成為大台嘅一部份,本土派就唯有提出幾個軟弱無力嘅「聲明」,同飯民「商榷」,希望「循循善誘」飯民放棄議席──否則之前初選所花嘅一切努力咪化為烏有?

兜兜轉轉,而家飯民大台又打算用初選或民調作為議員嘅去留嘅決定:但初選響中共壓力下經已無人敢搞;而民調則比初選公信力更低、存在極大誤差。好彩嘅,最後民調都係要求飯民拒絕延任立法會一年,但唔好彩民調結果係支持民意加入臨立會2.0呢?

1. 如果作為抗爭派戰友嘅慢必同朱凱迪都屈服於大台決定而加入,本土派同素人係咪會同佢地割席?

2. 如果飯民大台真係甘於成為臨立會2.0一份子,咁本土派係會甘於留響大台被逐漸同化成溫吞派之一,定係全面反檯,放棄成為「主流」而回歸「激進少數派」?

結果初選作為本土派騎劫飯民大台嘅鐵鍊,而家竟然令到本土派作繭自縛,聰明反被聰明誤莫過於此。

Image for post

四、最後附送多一段評論比大家:作為熱狗,佢地響初選嘅博弈思維又係如何呢?

其實如果你撇除哂所有個人觀感,只係客觀咁走去睇熱血公民近呢一兩年嘅路線,就會發覺佢地係專打「藍海市場」──唔係藍屍個藍,而係人做我唔做果隻「藍海」。當舊年「逆權運動」激化之後,鄭松泰反而響議會「坐定粒六」以最溫和方式應對共產黨嘅打壓,刻意同激化嘅飯民區別開黎;響疫症蔓延時,佢地偏偏質疑主流嘅防疫措施;咁響臨立會2.0招安之際,鄭松泰作為第一個加入臨立會嘅非建制派自然並唔令人意外。

熱血公民其實就係響度不斷豪賭,賭只有溫和派先能夠殘存響議會入面,賭大眾對防疫措施愈來愈反感,賭臨立會2.0只剩番佢一個非建制,攞盡所有媒體焦點曝光。如果呢堆豪賭能令佢贏倒全港5%民意,確保立法會贏倒3至4席,再借助知名度推動其他業務同意識形態宣傳,咁佢地經已算係大獲全勝。

作者:無神論者巴別塔

立會總辭(一):而家講緊嘅根本唔係真總辭/救手足、阻建制、關鍵少數全部都係呃9人,真正目的係…

初選真面目(一):戴妖縱容飯民免簽共同聲明,35+已成廢紙/教協就係有特權,就係大X哂

分化分化,多少黃屍借汝之名而行惡!(三)當日共產黨話人反革命,今日飯民屈人搞分化

分化分化,多少黃屍借汝之名而行惡!(二)從不停重提OVER MY DEAD BODY探討民主最基礎理念

更新時間: 2020年8月23日(日)23:27
建立時間: 2020年8月23日(日)2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