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香港廉政公署ICAC廣告。

古有趙高,近有袁木,今有天柱。昨天(八月二十六日)特區公安拘捕民主黨議員林卓廷及許智峯,再加上一個篡改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元朗白衣恐襲事件歷史,顛倒黑白的所謂「記者會」,令近乎麻木、開始習慣荒謬的港人重新活躍起來。大家又走進時光隧道,好像兒時觀看「成語動畫廊」,重温「指鹿為馬」的歷史典故。一衆網民將所有與「馬」和「鹿」有關的文字/圖片都顛倒對調,玩得不亦樂乎。這是港人面對極權暴政時抒發苦悶心情的獨有方法,或可稱之為「積極的無奈」。

「趙高欲為亂,恐羣臣不聽,乃先設驗,持鹿獻於二世,曰:『馬也』。二世笑曰:『丞相誤耶?謂鹿為馬。」問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馬阿順趙高。或言鹿,高因陰中諸言鹿者以法。後羣臣皆畏高。」(見《史記.秦始皇本紀》)太史公的記載不夠全面,我要替趙高平反。沒有他「指鹿為馬」,哪會有後來陳勝、吳廣揭竿起義的攬炒。

其實趙高是個好人,歷史學家都誤解了他。明末清初廣東詩人屈大均(著有《廣東新語》)有詩云:「可憐百萬死孤秦,只有趙高能雪恥。趙高生長趙王家,涙灑長平作血死;報趙盡傾秦郡縣,報韓祗得博浪沙。」趙高本是趙國貴族,趙被滅後以太監身分混入秦宮,實則從事反秦中央,顛覆國家活動。張良(韓國人)在博浪沙刺殺秦始皇失敗後著草,藏匿地方就是趙家,所以秦國公安找不到他。論革命功勞,趙高遠高於張良,故曰:「留侯椎鐵不及趙高」(「留侯」是張良,「椎鐵」是他僱用勇士刺秦的武器)。

看完趙高的歷史,我們就不會深責那位指鹿為馬的新界北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陳天柱。他一邊説7.21事件是「兩派人士的衝突」,雙方「勢均力敵,旗鼓相當」,一邊用身體語言(震過貓王)告訴大家:他在講大話。他活生生的演繹:「我們知道他們在説謊,他們也知道自己是説謊,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説謊,我們也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説謊,但是他們依然在説謊。」(前蘇聯小説家索贊尼辛金句)。小小的一位高級警司,如果不是別有用心,暗地裡想RE-BOOT港人的抗爭情緒,又怎會甘冒被列入美國制裁名單的風險,主持這樣的一個顛倒黑白記者會。

説到制裁,美國國務卿龐貝奧又有新消息。他在推特指:「美國不高興中國共產黨繼續欺負美國的英國朋友及企業主管。香港滙豐銀行繼續容許那些因奪去港人自由而被制裁的人享用銀行服務,但又取消那些追求自由的港人的戶口。」看來龐卿是要給滙豐管理層最後通牒了。美中都向香港金融系統施壓,要銀行歸邊,客觀效果就是加速金融攬炒。

回頭一看,當大家還在爭論泛民應否接受委任,加入臨立會2.0,局勢又起了變化。林卓廷、許智峯被捕,由原告變被告,泛民昨日的反應軟弱無力,與網民洗版相比有天壤之別。若此刻做民調,支持泛民食屎又會有多少?聽説,工黨張超雄表示,今次的濫捕令他重新考慮是否要延任立法會議員一職,無法再繼續與政權溝通。不過,泛民是否如夢初醒,我們也懶得去理會。大方面是全速攬炒,知道這一點便足夠了。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