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蘋果日報》頭版護航、金主肥佬黎親筆撰文加持、再加上黃媒如《眾新聞》等大量引用學者發言製造「學理基礎」,飯民終於用「向傳媒發新聞稿」方式宣佈大部份飯民傾向接受人大決議,加入臨垃會2.0。

點解唔係好似平時咁,打鑼打鼓開記者會宣佈決定,而選擇閃閃縮縮向傳媒發張內部傳閱嘅新聞稿就算?當然係因為於理有虧啦。篇聲明內容其實亦好撚好笑,講乜撚嘢:「政府押後立法會選舉、由全國人大決定現屆議員延任一年,民主派對此立場清晰不贅」

喂,如果你對臨垃會立場真係「清晰不贅」,咁仲撚駛講一撚定係拒絕延任啦;但結果篇聲明去到結尾卻竟然衰撚到走去「捐狗窿」,咁係咪代表你班飯民嘅「清晰立場」其實臭係全力支持人大決定?

即係仲有啲黃屍學者如雷兆恆之流,仲響度指罵批評飯民嘅人係「為鬧而鬧」,「連係咪總辭都走去拗一餐」,拿雷兆恆我而家就為你呢堆低級護航而屌你老母──知唔知咩叫名正不順?總辭就係總辭,捐狗窿就係捐狗窿,飯民就係想用語言偽術黎將加入臨垃會2.0呢件事正當化,點解唔屌得?明明就係呃多年議員做,講到自己「留守議會」咁撚偉大,屌你老母而家個臨垃會2.0駛撚你留守牙?要留守上年七一衝擊垃圾會果陣你唔走去留?

以燒山為首嘅一班反對臨立會2.0嘅黃絲為咗力挽狂瀾,都響度狂推鍾庭耀果份有關「延任與否」嘅民調,希望大家透過民調結果向飯民施壓,最後順從民意要求放棄加入臨垃會2.0。

雖然響反對飯民留任垃圾會呢件事上面,我同燒山立場一致,但我仍然反對用民調結果黎決定:

首先果啲仲妄想可以搞多次民間公投黎決定垃圾會議員去番果班黃屍唔好咁天真,當日搞初選果三個代表:戴妖、區諾軒同趙家賢都先後跳船逃生,往後仲未有人夠膽同有資源勞師動眾搞多次民間公投?現實少少好無?

其次大家亦唔該搞清楚,民調同公投亦係兩樣完全唔同嘅嘢,根本唔可能作為支持飯民議員加入臨立會2.0嘅民意再授權:

1. 民調係抽樣去做先有代表性,即係話唔係個個都可以去做,何來授權?
2. 如果好似而家咁,人人走去網站灌票,呢D完全無身份認證嘅「民調」其實同何君堯宣稱有900萬人支持《國安法》立法一樣,都只係一種毫無公信力嘅自High
3. 當日初選嘅結果都只係授權飯民候選人去參選,唔撚係直接做咗議員,議員嘅唯一授權方法就只有由公權力來源機構舉辦嘅選舉;而家臨立會2.0係中共強加於香港人身上,邊撚個同你講搞個民調就有足夠權力授權飯民賣港?

第三亦係最重要嘅一點係,呢個世界唔係樣樣嘢都可以靠公投或者民調,多數意見去決定架:舉個例丫,我地可唔可以搞個公投決定處死呢個果個之後,殺人就變得有「民意授權」呀?係咪有日支持《國安法》嘅人佔多數,飯民政棍就有「民意授權」跪低支持政府呀?

由一開始臨垃會2.0就係一個非法組織,而上次立法會選舉授權就只去到今年9月底,杯葛臨垃會2.0根本就係唯一選擇,完全唔需要,亦無可能根據民調結果作決定!

***

響一件咁清晰嘅大是大非面前,卻由於黎智英早早落注要求飯民「捐狗窿」結果令到成班靠佢搵食、又或者靠吸啜《蘋果》讀者課金搵食嘅「黃標KOL」同黃屍時事評論員舉棋不定:劉細良響《蘋果》撰稿寫一大堆廢話,以「齊上齊落」作結,其實就係唔敢得罪肥佬黎,只敢面目模糊對臨立會2.0不置可否;

然後再下面果班D100、花膠台、再等而下之嘅XXXX同黃世__,就更加唔敢擺明車馬反對臨垃會2.0生怕「買錯邊」。

見倒呢個情況我真係覺得好撚可悲。喂當日響九西補選果陣,你地唔係大群抨擊馮檢基係鬼,證據之一就係源自佢加入臨時立法會架咩?喂佢今日就話比大家聽,當日佢係有搵鍾庭耀做民調,並根據民意決定加入臨垃會架,同而家班飯民有乜分別?唔好同我講今日臨垃會2.0飯民可以坐「直通車」,你地係咪完全唔撚記得咗DQ2同DQ4,呢六位飯民議員今時今日都未攞得番應有嘅議員資格?

Image for post

如果當日你屌馮檢基,今日卻又對飯民加入臨垃會2.0不置可否,只可以講你班垃圾唔單止係雙重標準搬龍門,更加係枉為本應分清是非黑白嘅評論員、又或者本應帶領群眾走向正確道路嘅意見領袖,全部都係垃撚圾。

***

反對初選嘅我,又要再響度鞭屍。記唔記得當日有好多人話「初選投票先可以爭取民主」、「初選係最後一次可以自由選擇候選人嘅選舉」?而家初選就投完勒,請問民主去咗邊撚度呢?響初選贏咗嘅政治素人不單止一個議席都無,輸咗初選嘅飯民老屎忽反而可以做多年。

更諷刺嘅係,呢班飯民響討論究竟加入臨立會2.0與否嘅時候,竟然係完全無重視過所謂「抗爭派」嘅意見!當人地完全當你無到,比你選個初選黎有尻用?掉番轉因為你參加過初選,同班飯民企埋同一個大台,而家下下比人用「不分化」、「齊上齊落」綁埋一齊,呢啲咪臭係進退失據囉!

然後仲有人死撐,今屆邊個加入臨垃會,下屆一定無人投佢一票。首先我都唔講下屆仲有無得投票都無撚人知;以香港人嘅金魚級記憶,去到出年經已乜撚都唔記得哂啦ON撚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