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創楚兄在他報一篇題為《聞臨時而驚心》的短文,對於那些認為「臨時立法會」乃屬「必要的惡」的人,應該有點啟發吧!

創楚兄說:「過渡、臨時、預備等詞語,均有時間不長,一躍即過之義,但一涉政治權力, 往往變成永恆,最終須以暴力和鮮血,才能結束臨時,渡過過渡,完成準備,令其成為過去。中國近代史,充滿這種不愉快的經驗,使我一聞臨時便驚心,疑懼不已」。

創楚兄搞社會學,想不到他對中國近代史的「弔詭」有深刻的體認:「歷史不斷重複,全在於過渡、臨時、準備的設想有一根本矛盾:賦予小撮人(最後變成一個人)很大權力去取消這權力。這樣荒謬的命題,祇在這些人是堯舜(禪讓神話人物)方成立」。

中山先生當年提出建國三個階段–軍政、訓政、憲政。軍政與訓政是「臨時」的,因為國民黨瑟縮廣州一隅,要以軍事力量北伐完成統一;北伐成功後實行「一黨專政」,那是所謂「訓政」,亦是權宜之計,最終還是要搞「還政於民」的憲政。但是,日本侵華、共黨叛亂,使國民黨有延長「訓政」的借口,繼續使「緊急狀態」制度化,甚至永久化。即使跑到台灣,還是要把《中華民國憲法》中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繼續實施,第一屆行憲國民大會代表,第一屆立法委員,繼續行使職權;「一年準備,三年反攻」,結果是「準備」了四十年,慕然回首,方知可笑。

取消「臨時」,不再「準備」,真真正正「還政於民」,即使可能會因此為「臺獨」催生,也算向臺灣二千萬人民有了交代。

共產黨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照理說應該可以長治久安,但是為了比國民黨更極權,於是借馬克思一用。資本主義社會進入共產主義社會,有一個「過渡期」,在此「過渡期」必須實行無階級專政,消滅所有資產階級,然後可以進入共產主義天堂。天堂祇在夢中,人民卻要在地獄裏輾轉呻吟四十年。「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社會」變成了有血有淚的笑話。

又是「過渡」惹的禍,作的孽!

二十世紀將未之際,生活在文明國度的香港中國人又要面對「過渡」、「準備」、「臨時」的困擾。

也許倡議「臨時立法會」的人不是不讀歷史,而是讀太多歷史,於是為極權張目,為獨裁開路。

執筆時聞「自民聯」訪京團建議成立臨時區議會和臨時市政局。這些人亢奮到了極點,已失理智,但是港人是否就應該沮喪、無奈下去呢?

「聞臨時而驚心」略嫌消極,港人應該是「聞臨時而憤怒」!

(原載一九九四年十一月四日《快報》)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 系列之十五 – 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花瓶?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 系列之十四 –  從「中大龍門陣」說起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十三 – 披上狐皮 還是獅子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十二 – 「肝膽相照」的諍言都聽不進去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十一 – 反對成立「臨時立法會」就是親英抗中?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十 – 行政立法集於一身的專政機構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九 – 祇能由上帝去懲罰他們!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八 – 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七 – 為甚麼港人要承擔中英鬥爭惡果?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六 – 究竟做過那一件好事?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五 – 治絲益棼,有何必要?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四 – 政客投機取巧 輿論消極退縮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三 – 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二 – 尚剩下多少良知未泯的人?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一 – 清流不做竟做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