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區十二月十三日指出,香港文化藝術界的「要求臨時立法會由選舉產生」的「聯署聲 明」,其「前身」為「反對成立臨時立法會」後,有幾位朋友來電表示驚訝,他們認為「反對成立臨時立法會」與「要求臨時立法會由選舉產生」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甚至兩種不同的價值觀,對「臨時立法會」的態度,怎麼可以由「反對」變成「接受」,祇不過「接受」是有條件的(要求由選舉產生)。

老實講,區區作為「聯署聲明」的發起人之一,對於這樣的「轉變」是不滿的,但是由於參與發起的朋友,全屬「有心人」,動機良善,區區祇能信任。如今見報的「聯署聲明」,究竟是 基於甚麼原因和在何種情況之下,與原草稿有這麼大的出入,區區完全不知情;雖然是這樣,區 區亦願意背書,以示負責。

不過,經此一役之後,區區決定不再參與任何集體「行動」,堅持「單打獨鬥」,自己負 責。因為這樣才是區區的「性向」。

盧子健十二月十三日在香港《聯合報》一篇題為《有選舉何須臨時立法》的短文,對上述「聯署聲明」感到意外,他的觀點也是區區一直相信的觀點:「臨時立法的意念違反基本法,是清楚不過的事實。縱使臨時立法會由選舉產生,亦不會改變這個事實。文化藝術界不反對成立臨時立法會,祇要求臨時立法會由選舉產生,是接受了基本法可以違反的這個事實。」

「要求臨時立法會由選舉產生的另一個危險是:中方到時將會由推選委員會『選舉』產生臨 時立法會,表面上可說是滿足了有關要求。」

不過,盧子健說「文化藝術界的立場是一種妥協,一種是在原則上付出代價的妥協」,區區是不表贊同。盧子健如果仔細閱讀「聯署聲明」,自然可以發現聯署人是認為「臨時立法會」 違反基本法的。另一方面,之所以「要求由選舉產生」,無疑是一種安協,但卻不是毫無原則的妥協。所謂「選舉產生」自然不是指由「推選委員」那種「間接」選舉方式。

問題亦出在這裏。為甚麼不指出用甚麼方法選舉產生呢?

中共在香港搞宣傳、統戰的人們,對於「聯署聲明」的主題變易過程應該深入了解,因為經過深入了解之後,便可知道一直以來他們那種把一切是非功罪以「親英反華」或「愛國愛港」來劃分是如何荒謬,以及無知。(本系列完)

(原載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十四日《快報》)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十七 – 「聯署聲明」主題變易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十六 – 聞臨時而驚心或憤怒!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 系列之十五 – 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花瓶?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 系列之十四 –  從「中大龍門陣」說起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十三 – 披上狐皮 還是獅子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十二 – 「肝膽相照」的諍言都聽不進去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十一 – 反對成立「臨時立法會」就是親英抗中?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十 – 行政立法集於一身的專政機構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九 – 祇能由上帝去懲罰他們!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八 – 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七 – 為甚麼港人要承擔中英鬥爭惡果?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六 – 究竟做過那一件好事?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五 – 治絲益棼,有何必要?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四 – 政客投機取巧 輿論消極退縮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三 – 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二 – 尚剩下多少良知未泯的人?

「臨時立法會」這個妖孽系列之一 – 清流不做竟做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