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4年起新聞自由成本港重大社會議題,本報前線記者過去一年經常與前線警員因不同原因出現磨擦。近年港人常懷緬港英的好,然而,1997年主權移交前夕的香港新聞自由是否如大家想像中般美好?圖為本報記者在旺角因企位問題與在場警員理論,最終獲放行。(蔡家詠攝)

美國國務院日前發表的週年世界人權報道有關香港人權狀況部分,提到香港的新聞自由問題。報告指出香港新聞從業員的「自我審查情況」增加;北京當局在香港搜集反對中國政府的市民資料,影響言論自由;港府仍然考慮由人權團體提出有關資訊自由的立法。

隨着主治權移轉的日子迫近,香港的新聞自由問題逐轉成為一個人們關切的議題,有關的討論愈來愈多。

「北方的寒風」固然會令到新聞從業員哆嗦、顫抖,畢竟還不算澟冽;至於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張浚生所說的「九七後的新聞自由會比現在更多,而不會更少」,那是對彭定康的「惡意譏誚」的反唇相譏,甚至是「門外漢」的「外行語」,不必當真。《基本法》荒新聞自由有「間接保障」的條文,即在「特區居民權利」部分「聊備一格」,這種「保障」不保險,《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一樣有相同的「具文」,可是「反革命宣傳煽動罪」以及「國家安全法」等「惡法」,猶如「緊箍咒」,法力無邊。言論自由的保障被「抵銷」了。或者說,「一國兩制」,香港的新聞媒體運作不會也不應受到「北方寒風」的侵襲。《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洩露國家機密」、「煽動叛亂」、「分裂國土」必須以「立法制止」,如果言論與行動的界線模糊,沒有明確定義,那麼這顯然又有「緊箍咒」的作用。新聞記者就是孫悟空,也得難頂得住「緊箍咒」!

《基本法》已成人人膜拜的根本大法,人們努力學習之餘,不知有沒有深入研究《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與新聞自由的關係?

以推論代替觀察,指出新聞從業員「自我審查」是因為懍於「北方的寒風」,也許是不公道的,真正實事求是的態度應是,檢討現存的「惡法」,督促港府修改或廢除,否則港英可以有《官方保密法》,為甚麼特區政府不能有相同的「惡法」?如果不願意見到九七年後特區立法會按照「長官意志」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制訂妨害新聞自由的「惡法」,是不是現在就應該大力鼓吹廢除港英政府的「惡法」?

上述「人權報告」又表示,雖然香港仍有限制傳媒的法例,但是並不影響傳媒的自由運作,港府亦容許批評英國或港府的言論在傳媒的出現。然而,我們必須要指出,港英政府企圖操縱和控制消息的情況依然存在。包括:經常提供令人誤解甚至不實的消息給新聞界;選擇個別或少數的新聞從業員發放消息;以「無可奉告」,語焉不詳的方式迴避記者詢問;濫發毫無新聞價值的新聞稿;港府官員記者招待會「行禮如儀」;從不考慮認真立法賦予新聞記者及公眾查閱政府文件的權利……。

此間頗有一些思維方式與共產黨無異的「自由派」,在鼓吹新聞自由的時候,從無表示「務實」的態度,即指出現階段新聞自由的最大絆腳石是港英政府這個「悍僕」,以及一些「惡法」;他們儘管敢於批評中方妨礙言論自由,卻從沒有認真研究《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甚至提出異議。

新聞自由不會從天而降!

(原載一九九四年二月三日《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