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霖死因硏訊結束,判決是「死因存疑」。周梓樂同學的死因硏訊亦將展開,但從陳彥霖的死因硏訊過程推斷,在現時的政治環境,周同學之死,其真相恐怕難以水落石出。據我所知,除了陳彥霖、周梓樂外,稍後還有其他的墮樓案會作死因硏訊,但以目前的政治環境,這些死因硏訊都不可能帶來突破性發展。以彥霖案為例,陪審團的判決是「死因存疑」,但警方會據此重新展開調查嗎?警方的態度大概如陳彥霖的「母親」一樣:「只想盡快完結事件,可以恢復正常上班。」我敢説,除非香港的政治形勢有根本改變,否則這十多個月來枉死的數百港人都是「沉冤待雪」。

相關新聞:陳彥霖案陪審團一致通過死因存疑 倡檢討青少年精神科會診機制及法醫化驗矽藻

陳彥霖的屍體被發現,警方第一個反應是從懷疑被殺的方向作調查,但旋即改口「死因無可疑」。時任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去年十月十一日記者會上説:閉路電視顯示事發當晚,陳彥霖將自己的財物丟在校園,然後赤腳行往海濱公園。死因法庭為何不傳召江永祥,確認有相關片段(如果根本沒有陳彥霖赤腳在海瀆公園步行的片段,那就是警方講大話!)?陳彥霖的隨身物品後來在哪個地方取回,由哪些人取回?警方科技人員證供稱,她的兩部IPHONE在去年九月十九日先後在地鐵站及知專校內遺下,一部有上鎖,一部無上鎖。早前黃之鋒的IPHONE XR也被警方科技人員成功解鎖,為何對陳彥霖那部卻束手無策?

陳彥霖案持續一年,至死因研訊法庭突然殺出一個自稱「曾經接載過疑似彥霖的赤腳女子」,説她在海濱公園數百呎附近下車,名為周泰來的的士司機。他補充,附近燈火通明,有保安站崗,才讓女子下車。若當晚海濱公園情況真的如他所説,陳彥霖赤裸墮海的過程又豈會無人目睹,甚至阻止?陳遺下的衣物,包括內衣,至今仍未尋回。假設陳身穿的衣服是被海水衝走(包括胸圍及內褲),為何身上未化驗到衣物纖維?奇怪的是,這位司機自稱社會「爭拗太多,所以我要出嚟講啲嘢」。換言之,他不是因為當晚情況太詭異,而是因為不滿社會「爭拗太多」才「出嚟講啲嘢」。一位的士司機沒有案發後立即向傳媒賣料,而是沉默一年,細心留意有死因硏訊法庭自動報到,他才是整個案件最大的疑點。

陳彥霖的浮屍是在去年九月二十二日,在九龍塘魔鬼山一帶海面被發現。她在九月十九日最後一次露面。有網民指出,海事處有海道測量部,有一套「水流預測系統」,用以測算香港水域一千二百個分布點的水流速度和流向。若能翻查九月十九日水流紀錄,有助推算陳彥霖落水位置,與的士司機證供是否有矛盾。但死因法庭沒有這樣做。

我要問的還有很多,例如陳彥霖的舅父現在身在何方?為何幾位證人都想引導公衆:陳彥霖有精神問題、吸食大麻,所以她是自殺的。資深的法醫官無論在公衆場合及死因庭都指出,彥霖之死疑點太多。但最大的疑問是,為何明明「死因不明」,卻要CASE CLOSED?彥霖之死,本欄已評論多次。但真相一日未明,我是不會罷休的。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