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KOL張堅庭日前在臉書開玩笑説:「讓政府高官先打疫苗,如果佢哋安全,即疫苗安全。如果佢哋死咗,香港就安全。」張導演説的當然是GAG,不過,當這個GAG被轉載到微博,文化背景不同,中國網民認為是「港獨」言論,張導演唯有刪除帖文,並作解釋:「最近有人用我圖像,塞一些話進口,其實只是一些西洋幽默風趣笑話,我翻譯成中文,不過有朋友以為是我所言,太太責備我亂咁SHARE,為此我的分享如果引起一啲人情緒不安,我真係唔好意思,在此致歉,喜劇導演唔講得笑話有啲慘,為了大局,只好犧牲自己,收返先。仲有呀,我是支持政府有效施政的。原圖如下,圖片也是網上取得。」可惜張導演刪得太遲,已有網民「舉報」,又問道:「做乜DELETE POST呀。大家已經將你嘅建議提交咗俾中央政府」。民國幽默大師林語堂先生花了這麼多時間引進西洋幽默,百年來國人毫無寸進,令人沮喪。張導演一句:「喜劇導演唔講得笑話」點止慘,直頭係悲劇。中國人重新學習「幽默」,應從欣賞《表姐你好嘢》系列開始。

玩笑背後有一個很嚴肅的問題:各國政府基於政治理由,重注押在自己研發的疫苗上,而疫苖之後還有健康碼,那是否一個大型的追蹤監察設施?俄羅斯疫苗進入最後臨牀測試階段,《莫斯科時報》周三(九月十六日)引述俄羅斯衛生部長莫拉舒高稱,活射疫苗的人士中有百分之十四,即七個人之中一個有副作用,他強調副作用如頭痛、肌肉關節痛是輕微及已預見的。如果俄製疫苗搶閘成功,普京的政治本錢又增加了。

中國更不想執輸,習近平比普京更需要這筆政治本錢。中國成功研發疫苗,並在亞非拉地區廣施甘露,造福人類,正是北京目前外交突破歐美圍堵中國的最佳劇本。是否演出成功,首要看中國人民的配合。有一則網絡小道消息(附有疑似官方文件),説某些省分已有國民接受注射「肺炎疫苗」。若消息屬實的話,究竟率先獲注射疫苗的是自願還是「被自願」,為何未見官方公報?疫苗有沒有「副作用」?

北京一直很眷顧港人,「應特區政府請求」,二話不説便派出醫護團到港協助社區普及檢測,更要港人感恩。當中國製疫苖投產後,特區政府自然「代表」我們請求大量購買(肯定是以「非常合理」價錢)。問題是,我們也如張導演般,熱切期望特區政府高官先打,讓我們先看看有沒有副作用才作打算。我們更有疑惑:港人有沒有選擇權,等待美國或歐洲出產的疫苗(假設中國比他們快)?

最後,還有健康碼的問題。特首日前説,健康碼在技術上已準備好。這個「技術」看來又是來自中國。特首又説,健康碼沒有追蹤功能。不過,健康碼不會是一紙文件,而是裝置在手機中,有誰會知道健康碼內藏有甚麼東西?其實,整件事的核心問題是,港人有沒有以下的選擇權:一)歐美製造的疫苗;二)使用健康碼以外、非中國製的健康證明。

自二零零三年開始,香港公共衛生問題與政治掛鉤。港人若對官方政策若有半點質疑,便是「港獨」,難怪連張堅庭的一點幽默也容不下,可是他也沒有説過是「中國疫苖」。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