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借修改對傳媒定義打壓新聞自由,不再承認記協發出的記者證和規定本地媒體必須獲政府新聞處認可,傳媒工會組織及網媒先後發聯署聲明反擊。(癲狗圖片)

特區公安昨日(九月二十二日)致函四個新聞工作者協會,通知將更新《警察通例》中對傳媒的定義,本地媒體須在政府新聞處發報系統登記,方獲承認為「認可傳媒」。據此定義,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所發的記者證亦不符合特區公安的「傳媒代表」定義。此項修改今日實施。無論特區公安用甚麽語言僞術去掩飾,特區公安自行修改《警察通例》是要搞「記者發牌制」,現在是根據政府新聞處發報系統,若全港新聞工作者不羣起反抗,遲些就由特區公安自行決定哪些是記者,哪些不是記者。對於前線記者,發牌制實行後,第一個考驗就是九月三十日及十月一日兩個大日子:他們會受到何種程度的打壓,會否因而退縮。

《警察通例》的本意是用來規範特區公安自身行為,但現在卻可自行修改《通例》,轉過來用作對付記者。從政治角度看,特區公安凌駕特區政府,可以自把自為,已是鐵一般的事實。不過,現在討論這些並無意義,皆因特區公安有北京撑腰,傳統的權力制約徹底失效,唯一可以做的是新聞工作者及市民拒絕屈服,以強大的社會輿論抗衡,甚至將事件提升至國際層面。

若説權力制約失效,為何認為社會輿論足以抗衡特區公安封殺新聞自由?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瞭解修改《通例》的背後目的。本欄之前不厭其煩指出,當抗爭運動退潮,特區政府會清洗三個系統:教育界、醫護界、新聞界。教育系統被視為「萬惡之源」,因為學生及年輕人是今次抗爭主體。特區公安打壓學生及年輕人易如反掌,但記者則不同,七警暗角打人曝光已是先例,這亦解釋了為何特區公安對記者恨之入骨。

在過去近一年半的抗爭運動中,新興的獨立媒體拼搏程度最強,最多獨家影片及報道。論專業,他們大體上勝於傳統主流傳媒。這是特區政府要透過政府新聞處發報系統排擠它們的真正政治原因。傳統媒體管理層可以透過中聯辦及特區政府施壓,再由管理層控制記者,但獨立媒體沒有經濟顧慮(但有很大經濟壓力)不吃這一套,真係睬你都儍,要施壓也不知找誰(除非用黑社會恐嚇)。警暴在鏡頭下詳情紀錄,今天有北京撑腰,可以胡作非為,但假若明天當權者倒台,施暴者是否要找數也説不定。因此,牠們急於將獨立媒體從新聞界中剝離,令警暴無從被記錄下來,牠們無後顧之憂,可以更放膽去幹。牠們説修改《通例》是分開哪些是專業記者,哪些是假扮記者,固然是謊言,但只要倒轉聽,便可聽出道理。牠們最怕的就是警暴真相被揭露。

除了本地獨立媒體受壓,外國媒體處境也艱難。何謂「知名傳媒」?《時代》、《新聞周刊》這些老字號也沒落了。和香港一樣,西方傳媒也是以新興網媒作尖兵,而且他們的全球化視野比傳統西方媒體更強,香港抗爭運動絕對是其焦點之一。他們當然會考慮暫時撤出香港,但香港新聞自由遭打壓這回事,亦會是西方政府進一步制裁特區政府官員的理據。

前線記者有足夠的數量,便足以抗衡封殺。考驗下星期便到了,各位行家準備好未?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