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錦祥: 撒但就在梵蒂岡

  有預知未來能力的十二世紀愛爾蘭阿馬總主教聖馬拉奇預言,現任教宗方濟將會是梵蒂岡最後一個教宗。以往我對於這類《推背圖》式的預言嗤之以鼻,但看見方濟對極權的擁抱,棄臺北而取北京,實際是與撒但結盟,逼害在中國的天主教信衆。我百分一百相信馬拉奇的「教宗預言」,梵蒂岡將會在方濟任內完蛋。 馬拉奇不單只是聖人,也是奇人。相傳他有懸浮能力,能治病,有天眼通,二十五歲成為神父,三十歲擔任主教,創立愛爾蘭第一所基督教修道院。公元一一三九年,他前往教廷接受羅馬教皇委任為愛爾蘭使節時,進入彷彿狀態,看見了未來幾百年的教廷變化,共列出對之後一百一十二位教宗的預言暗示。所謂「暗示」,就是用象徴、符號手法,例如他形容第一百一十一位教宗(即本篤十六世)為「橄欖的榮耀」,而本篤會正是以橄欖為標記。他預言最後一句是「羅馬,梵蒂岡的所在地將被摧毀,可怕的判官將會審判他的子民。」馬拉奇將預言寫在五頁羊皮紙,呈獻給當時的教皇英諾森二世,後者封存有關手稿,直至一五九零年才被發現。 美國國務卿龐貝奧近日風塵僕僕,訪問歐洲諸國,今日抵達梵蒂岡,而方濟竟以「時間太接近美國大選」,以閉門羹招待龐卿。方濟的怠慢,只因龐卿批評他無視北京打壓人權,沉默不語。龐卿呼籲教廷不要續簽主教任命協議。梵蒂岡與中國在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二日簽署主教臨時協議。方濟計劃在今年十月續簽協議。他拒絕會見龐卿是不想受到華府壓力,要他疏遠北京。 另外,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上周三(九月二十三日),亦就香港主教繼任人一事親自飛往梵蒂岡,同不獲方濟接見。香港教區主教出缺逾一年半,最初建議由輔理主教、方濟會夏志誠接任,但梵蒂岡後來建議由蔡惠民神父出任,原因是「需要一個北京祝福的人」。陳樞機表示教區很多人不滿有關建議,形容此舉分裂團體。他更直斥,教廷與中國續簽協議想法瘋狂,猶如「附和魔鬼」。對於所有不同意見,方濟已無容納的胸襟。 陳樞機的説法絕不誇張。中國連《聖經》也竄改,達至荒謬程度。一本中國教科書《職業道德與法律》引用《新約聖經》約翰福音第八章,將原來耶穌要求寛恕犯罪婦人的故事,改為耶穌拿石頭殺了該名婦人。長期關注中國宗教自由與法治的美國「對華援助協會」批評,竄改是惡意扭曲《聖經》,完全不符原文陳述,褻瀆、抹黑耶穌形象。「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只有魔鬼才會褻瀆神,教廷對此沉默,還與它打交道,豈只是「附和魔鬼」,簡直是附魔了。真正的基督徒是不會原諒教廷的。 從外交策略角度看,這是美中圍堵與反圍堵的連橫合縱大鬥法。習近平急於訪問東京及首爾,也是要突破美國在東亞區域的包圍。至於歐洲方面,政治及文化方面都與美國較接近,親華只因經濟利益,一旦這種利益無以為繼,倒向美國那邊也是必然的。方濟昩於國際政治,聽信讒言,以為與魔鬼妥恊便可擴張教廷,難怪正如聖馬拉奇所預言,梵蒂岡將毀於他手上。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