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癲狗日報】高加索地區兩大死敵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關係再度陷入緊張局面,兩國部隊連續第二日在有主權爭議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 KARABAKH),即「納卡」地區爆發衝突,兩日內已造成至少90人死亡,包括雙方平民 。聯合國將在今日(二十九)舉行閉門會議,商討今次危機應對方案。

納卡地區首長哈魯超尼恩(ARAYIK HARUTYUNYAN)表示,昨日(二十八)的衝突導致53名亞美尼亞士兵死亡,又稱已經收復部分在星期日失去的領土。

至於阿塞拜疆國防部表示,衝突導致兩名阿塞拜疆平民死亡,但無透露士兵傷亡的信息。另外,當局宣布局部軍事動員,以回應亞美尼亞宣布全民參軍措施。

另外,雙方在網上平台大打宣傳戰,兩國國防部都在官方頻道上載多條片段,包括轟炸敵方陣地、坦克等。

消息:聯合國將舉行閉門會議討論「納卡」危機

消息指,英國、比利時、愛沙尼亞、法國、以及德國等歐洲國家提出在今日於聯合國安理會,舉行緊急閉門會議討論今次危機。

聯合國秘書長古泰理舒(Antonio Guterres)早前先後與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領導層通電話,要求雙方即時停火。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納卡地區周邊形勢圖,可見亞美尼亞在地理上處於土耳其和阿塞拜疆之間。(癲狗日報製作)

高加索為地緣政治緩衝區 衝突背後牽涉各方勢力

雖然今次衝突角色為兩個高加索小國。然而,背後牽涉各方勢力,包括土耳其、俄羅斯等鄰國。而土耳其在今次「納卡」衝突中,最為高調,開宗明義支持阿塞拜疆,稱是亞美尼亞佔領納卡地區為地區局勢帶來不穩,要求亞美尼亞立即從阿塞拜疆的領土撤走。

亞美尼亞指責土耳其派兵推動阿塞拜疆參與衝突,並稱已做好長期戰爭的準備。惟土耳其對此否認,然而,撇開阿塞拜疆不說,土亞兩國關係極度惡劣,雙方因為歷史、宗教、文化、種族等問題,關係一直處於劍拔弩張的階段。

其中土耳其前身鄂圖曼帝國曾於1915年至1917年間,對其轄境內的亞美尼亞人進行大規模種族屠殺,預計受害者數量達到150萬。惟土耳其政府至今拒絕承認是有預謀的屠殺行為,因為承認種族滅絕等於為鄂圖曼帝國和土耳其人添上不光彩的歷史。此舉導致雙方關係不佳,一直封鎖陸路邊境,拒絕過多來往。目前土耳其境內大約有逾8萬亞美尼亞人,主要分布在伊斯坦堡、凡湖、以及安塔基亞,全部保持基督教信仰。近年,曾有亞美尼亞裔的新聞工作者在伊斯坦堡被暗殺。

另外,土耳其總統艾度簡(Recep Tayyip Erdoğan)是一個新鄂圖曼主義者,完全推翻國父凱末爾的世俗政策,威脅周邊國家安全。他在最近的外交動作多多,除了在地中海能源問題威脅希臘外,亦積極對前鄂圖曼帝國土地恢復互動,利用外交和文化來滲透當地。再加上加入歐盟無望,艾度簡希望借今次機會扶植親土耳其政治組織來壯大自己的外交陣營,以擺脫近年的外交困境,即擺脫北約、歐盟和俄羅斯。而阿塞拜疆在其眼中是「兄弟國」,雖然當地大多數信奉伊斯蘭教什葉派,但兩國均是突厥人種,兩國語言相通逾九成,加上視亞美尼亞為眼中釘,因此土耳其才會如此高調支持阿塞拜疆。

然而,土耳其在高加索最為忌憚的是俄羅斯,早在數年前誤擊俄軍機一事後,已見土耳其人對俄國的恐懼程度。目前克里姆林宮已發表聲明,呼籲雙方即時停火,並稱現時最重要是制止軍事衝突。雖然俄羅斯表面不說,但態度明確,是站在亞美尼亞的一方。主要原因是基於宗教、語言(亞美尼亞人第二語言為俄羅斯語)和地緣政治。首先,雙方都作為基督教教派,對伊斯蘭教都極不信任。其次,亞美尼亞國土幾乎都被伊斯蘭國家包圍,包括伊朗、土耳其、阿塞拜疆,靠攏俄羅斯為唯一出路。第三,俄羅斯深深明白,只要維持高加索的局勢,即可維持車臣地區以及裹海開發的穩定,更可以投放更多注意度和資源於目前白羅斯的亂局,避免歐盟乘虛而入。

當前局勢瞬息萬變,導致背後勢力都不敢太輕舉妄動。但從上述分析可見,「納卡」衝突背後牽涉到俄土兩方的間接角力,還看普京和艾度簡會否來一次通話,嚟一舖大曬冷。

為何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兩國關係在前蘇聯解體後一直勢如水火?

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均為高加索國家和前蘇聯加盟國,在1991年蘇聯解體後,高加索3個加盟國先後宣佈獨立,其中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就一直為爭奪「納卡」地區而爆發持續3年的軍事衝突,造成逾3萬人喪生。雖然雙方在1994年達成停火協議,但兩國多年來一直會在邊境地區刷槍走火。今年7月雙方已經在邊境發生軍事衝突。

簡單而言,衝突的原因是前蘇聯留下的「蘇州屎」。由於「納卡」在過去一直屬於阿塞拜疆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管治,因此國際普遍承認「納卡」地區是阿塞拜疆一個自治州,惟當地大部分居民是亞美尼亞裔人,信奉天主教,與阿塞拜疆主流的伊斯蘭派截然不同,導致當地亞美尼亞人要求獨立,最終宣佈建立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並獲亞美尼亞政府支持。然而,阿塞拜疆指「納卡」為不可分裂的部份,指責亞美尼亞分裂國家。

「納卡」主權爭議,導致兩國關係20多年來一直勢如水火,雙方在外交上幾乎零交流,在任何體育競技上都處於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情況。另外,阿塞拜疆更禁止亞美尼亞公民或任何亞美尼亞裔人士入境。

阿塞拜疆在2年前於首都巴庫舉行歐霸盃決賽,惟決賽其中一方阿仙奴陣中球員米希達恩(Henrikh Mkhitaryan)為亞美尼亞人,雖然獲阿塞拜疆官方保證能順利出入境,但最終仍以安全問題為由拒絕到當地參加決賽,阿仙奴亦最終1:3不敵車路士。

另外,外國遊客如果在入境阿塞拜疆時被發現曾到訪過「納卡」地區,將被終生禁止入境。《癲狗》一名記者去年曾到訪亞美尼亞進行外景拍攝工作,離境時亦因BN(O)護照上有阿塞拜疆的出入境印章,一度被亞美尼亞邊境人員問話數分鐘,最終仍獲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