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名泛民主派議員在民調沒有過半數情況下,仍然接受中共委任,加入臨時立法會2.0。(William Luk攝)

夢醒時分。發夢的當然不是我。我從來沒有對泛民有任何幻想,因此不會對泛民大部分議員接受北京委任,加入臨立會2.0感到驚奇。「有些事情你現在不必問,有些人你永遠不必等」。入中聯辦密室談判、拖五區公投後腿、站在當權者那一邊譴責議會抗爭、支持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國歌法》缺席投票、長年在議會尸位素餐,毫無建樹、搞初選卻不跟從結果,拒絕交棒給政治素人,繼續「留任」…泛民所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泛民是主犯,而一直為泛民建立「大台」的人也是共犯,同樣要為香港民主運動失敗負上責任。這些人包括為泛民進行所謂「民調」的香港民意研究所總監鍾庭耀、雷動計劃發起人戴耀廷、《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當然還有那些投票給泛民的儍瓜。

泛民是一個政治利益集團,而環繞著它的人和團體是共生組織,同流合污,互相套利。《蘋果日報》今日的頭版新聞是:「泛民二十一人留守立法會 力阻建制派清算反送中運動」,簡直是欺騙讀者。我們早已指出「所謂留守立法會」是語言偽術,毋須再作評論。整個頭版報道,基本上是月初民主黨入屋單張的翻版。這份報張不是報道新聞,而是做泛民的宣傳機器。即使是泛民FULL TEAM時期,從未成功阻止建制派的橫行,有時甚至幫手助攻;大龍鳳倒是間中上演的,但目的只為欺騙選民,保著議席。在整場抗爭運動中,被捕人數逾萬,數以百計市民被控「暴動」罪,入獄人數不斷上升,「清算反送中運動」早已如火如荼。這個泛民喉舌還説「力阻」,不知羞恥為何物。現在陳志全、朱凱迪、陳淑莊拒絕接受委任,泛民議員人數減少,大龍鳳上演時更覺寒傖,所謂「力阻」根本是笑話。

報道又引述鍾庭耀所做的「民調」。這個「民調」所定問題帶強烈傾向,全為泛民接受委任度身訂造,全無客觀科學可言。《蘋果》又引用為「民意」支持泛民「留任」的證據。《蘋果》不會告訴讀者,即使在這個充滿引導性的「民調」中,有頗多組別是反對「留任」佔多數。其實鍾庭耀又何需架床疊屋,將組別分得分得那麼細,扮作社會科學調查,單問一句「去或留」即可,反正泛民要的是結論,不是過程。

現在所有人都記不起有初選這回事。戴耀廷負責協調初選,結果有沒有執行,變得好像與他無關。這也難怪,在初選中勝出的素人也沉默不語,好像大家都預感,打定輸數,香港日後不會再有民主選舉,再嘈亦無謂。不過,這些素人的鄕愿心態也是要不得。流亡海外,正在打國際線的羅冠聰意然在臉書説:「…無論結果如何,這場爭議必然是屬於『陣營內部矛盾』,而非去到『敵我矛盾』的層次。」年紀輕,但心態卻由是面面俱圓的和稀泥。做盛世的政客綽綽有餘,做亂世的革命家則力有不逮。

我的結論和羅冠聰剛好相反:泛民不是己方「陣營」,和他們正正是「敵我矛盾」。沒有這個認識,香港民主運動無從説起。與此同時,與泛民同流合污的如《蘋果日報》、香港民意研究社等也是民主運動的敵人。至於所謂「政治素人」,面對考驗時也是和老泛民同一貨色,令人失望。我們能寄望的,只有那一批年輕的政治受難者。他們經歷過苦難,知道復仇的價值。

梁錦祥